丝袜妈妈被强迫受精

第八章 轮奸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1:12:5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来玩我吧……随你们想怎样都可以,只要别伤害我的儿子……”妈妈闭上眼睛,凄然说道。

“啊,真是母子情深,令人感动哦……”听到妈妈自己这么说,那群流氓简直快乐疯了,几个小混混已忍不住脱得只剩内裤,欺近她身体又摸又吻地尽情揩油,那飞机更是早已精光赤条,胯下阳物高高顶起,正准备从妈妈身后奸淫她。

妈妈被悬在空中张着腿,所有门户都洞开。这帮小混混就像在帮他们大哥暖身般,使出浑身解数爱抚玩弄这赤裸的美丽少妇,没过多久,妈妈已忍耐不住发出哼喘。

飞机看时机差不多了,整个人贴在妈妈滑溜溜的香背上,抓着自己老二、弓腰屈膝调整进入的角度。不过他并没马上插进妈妈体内,而是先将龟头顶在湿嫩的花瓣中心缓缓揉擦。

“呜……嗯……”妈妈仰着脸发出羞赧的呻吟,她刚才虽然叫这些人来强奸自己,其实只是一时自弃的冲动,真的要被人奸污时,心中还是充满了痛苦和不愿。

“小贱人,表情快乐一点嘛,是你叫我们干你的!难道忘了吗?”飞机故意让龟头在阴道口挤进滑出,好像插入又像没有,弄得妈妈精神紧张、十根脚趾头夹在一起。

那些小混混在她颈边、乳房、腰腹和脚掌上挑逗,更令她难以自抑。

飞机把她弄得脸红气喘,才慢慢将粗大且缠满青筋的大肉棒往内挤入。

@@“不……不要啊……”妈妈惊醒过来悲怆喊叫。

我虽然没抬起头,不过仍忍不住握紧拳头,毕竟是自己的妈妈正在被人强奸啊!

“看着你妈妈!”那些混混却还强迫我看妈妈被干的凄惨模样,在那张成门字形的修匀玉腿间,正种入一条黝黑粗长的男根,那丑陋的东西一寸寸挤开湿软的耻肉,缓缓没入妈妈体内。

“飞机哥的家伙正在干你妈妈呢,你看了会不会更兴奋呢?”混混扯着我的头发问道。

“我……我……”我脸上露出愤怒的神色,因为妈妈已经停止说不要了,取而代之的是痛苦的呻吟。

@@“妈的,你什么你!”混混恶谑地用刀身拍打着我的脸颊。

@@“你们有什么本事,都冲着我来,别伤害我儿子!”妈妈悲羞欲绝地哭泣。

“好啊,那我就成全你吧!”

这流氓的肉棒真的十分粗大,整根塞进来时,已让娇嫩的小穴尝到未曾有过的饱胀,飞机慢慢地挺送屁股,湿滑滑的怒茎就这样来回抽插着肉洞。

@@“放……放我下来……我和你做……”妈妈辛苦地扭着屁股求道。

“嘿嘿……想要了吧,等一下再让你下来,先让老子爽完再说,反正后面还有一群人要和你玩呢!”飞机兴奋地抓揉着妈妈的乳房,屁股越动越有劲,下身撞击在妈妈臀肉上。发出轻脆的拍响。

“啊!……不行……啊……”可怜的妈妈手脚被吊着、身体没一处能接触到地面,任由男人这样揉躏摇弄,只觉得骨头都要散开了!而且阴道里那条插进拔出的大肉肠又粗又烫,每一次的冲击都几乎将花心撞破,一波接一波的强烈的酸麻透遍全身、传到脚趾末稍。

@@“啊……呀……不要……”

@@“噢……好棒……小贱人……你真棒……”

就这样,飞机像条公狗般猛烈地弓动腰臀,妈妈则悲苦哀喊,拼命地挣扭,原本在胸前晃颤的两团嫩乳,被后面伸过来的巨掌狠狠抓住,雪白的奶肉从指沟间爆出,粉红的乳头歪扭地颤立着。

“啊……来了……”最后,飞机发出一声兽啸,整个人贴在妈妈背上紧紧抱住她。

结实的臀部和大腿肌肉不由自主抽搐,滚热浓精正一柱接着一柱,不停地射进痉挛收缩的子宫里,可怜我亲爱的妈妈,连最低限度的抵抗都没作到,体内就充满了男人污浊的精液。

飞机射完精,仍抱着妈妈抖颤发烫的胴体,直到激情慢慢褪去,才留恋不舍地放开她。

随着男人退走,一条湿滑的软虫从她股壑间掉出来,黏红的耻缝立即涌出大量浊汁。

@@“喜欢被干吗?”飞机绕到她面前,得意地问道。

@@“喜欢……放我下来……”妈妈强忍着眼泪不看他。

“放你下来可以,但你也要和我这帮小弟作一作。”老大淫笑着道。

那些混混闻言,兴奋地围过来。

妈妈没勇气看他们,她知道面前这些等着奸淫她的男人,最少也有七、八个,要是被这么多男人轮奸,真不敢想像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没办法……”一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发抖。

“别害怕,我这里有好东西……”飞机手伸到她面前张开,掌心上有一颗红色的胶囊。

他淫笑着道∶“把这个吞下去,包管来几个男人你都能应付,而且会玩得很快乐哦……嘿嘿嘿……”

@@妈妈俏脸惨白地看着那颗药丸,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知道这是春药,要是吞了它,就注定要从此堕落下去!只是不吞它,今晚也难逃奸辱,吃不吃结果都没差别!

@“不敢是吗?要不要叫你儿子……”飞机边说边使眼色给在我身边的混混。

“不用!放我下来!我马上吞给你们看!”妈妈没等他们行动,就绝然打断他的话,她知道这些人又要虐待我,这比奸辱她的身体更令她心碎。

@@“嘿嘿,你还真心疼这个小杂种……”飞机看着她话中带酸地说道。

妈妈别开脸不想辩解,那流氓见状,冷哼一声道:“把她放下来吧!今天晚上你们想怎么搞都行,大家要好好的满足她,知道吗?”@@“是!谢谢大哥……”

@@“开动了……啊呜!”

@@终于等到老大的准许,那些混混异口同声地欢呼鬼叫。

妈妈被他们七手八脚地松绑放到地上。由于被捆吊太久,她根本没办法站起来,只好侧膝坐在地上揉着发麻的大腿。

但那些人等不及她恢复,马上就把药丸送到她面前。

妈妈咬了咬唇,勇敢地接过它,和着他们给的开水服下去。

“嘿嘿……美人儿,今晚你是我们大家的新娘子,让我们好好疼爱你,慢慢让你发浪吧……”

七、八名只穿内裤的混混把妈妈围起来,又开始爱抚挑逗她,妈妈眼里闪着泪光、却丝毫没有反抗。

“大家先填饱肚子,等会才有力气玩久一点!”飞机捧了两块大奶油蛋糕走来,二话不说,就朝在地上缠着妈妈的八、九条肉虫用力砸下一块!

@@“啊……”

@@“好玩耶!”

@@“大家舔吧!”

@@“啊呜……真过瘾!”

那些混混简直快乐疯了,原本漂亮的蛋糕,现在支离破碎地沾黏在每个人身上,他们不断捡起来往妈妈身体抹,再兴奋地扑上去舔吃。

“不要……不要……别这样啊……”妈妈哀羞恐惧地哭求他们停止,她虽然有被轮奸的心理准备,但根本没想过这些人的手段居然如此变态。

“少废话!你也来舔我们!”混混非但不停止、还逼她舔他们身上的奶油蛋糕。

“不……”妈妈发抖的摇着头,但身上爬满了滑滑腻腻的舌片,加上春药的效力渐渐产生作用,让她感到每一寸被挑逗的肌肤都变得好敏感。耳窝、乳头、腋下、肚脐、屁沟、耻穴都被占据,神智愈来愈模糊,理智和矜持在一点点地离她而去。

“叫你舔你竟敢不听话!”一个混混粗暴地扯住她的头发,将她的脸拉近胸膛。

妈妈像条母狗般爬在另一个混混身上。身下那人正含着她乳尖,其他的几个有的趴在她后面舔她屁股,有的舔她的背脊和颈项,原本裹满白色奶油蛋糕的肉体,现在只剩下油腻腻的湿痕。

妈妈在他们逼迫下,也开始舔吃黏在这些混混身上的奶油蛋糕,她湿嫩温烫的香舌舔得每个混混骨酥腿软。

一女八男,赤条条的肉虫就在地上缠成一团,玩起唾液交融的激情游戏,让人脸红心跳的哼喘声充斥了整个屋子。

飞机看他们身上的奶油蛋糕都舔得差不多干净了,又砸了一块下去。这些饥渴的肉虫马上更兴奋地动起来,被春药迷乱的妈妈和他们成为一体,帮他们一一脱去内裤,蹲在地上一手握一根肉棒轮流吸吮。

更淫秽的是,还有一名混混仰躺在地上,头钻进她屁股下面,正尽情吸舔着美味的肉花。妈妈整个人的重心都压在那混混脸上,因此对他的吸舔感觉特别强烈,肥大的舌头塞满她的阴道,在里头缓缓蠕动,舒服得连脑浆都快要流出去一般。

她蹲在地上的两只脚掌用力的弓弯起来,脚趾头抓着地面,一脸迷蒙亢奋地吸吮男人的肉肠。

“这妞真好……从没玩过那么好的……我们把她弄到最浪吧……”@@在她身后的混混抓住她的腿弯,将她捧起来。

妈妈一声轻喘,像婴儿换尿布般被人抱在怀中,湿红濡黏的耻沟和肉片尽展在众混混眼里,他们聚集起一沱一沱的奶油蛋糕,粗鲁地塞进她耻户里,妈妈只觉得阴道不断填进冰冰油油的东西,数不清有多少手指在她肉洞里肆虐,身体说不出的酥麻兴奋,因而更放浪诱人地娇吟起来。

在那些混混众手合力下,可怜的肉缝转眼被奶油蛋糕填平,再也挤不进任何东西了。

耻毛、大腿根和股沟一片油腻狼藉,黏满了渣滓和奶油,大半块蛋糕全给塞进阴道,被糟踏到稠糊糊的食物开始从肉洞里面倒流出来。

这时,混混们一个接着一个上去舔吃。妈妈皱起眉头舒服地哼叫,那些热热痒痒的糕渣不断从子宫往外爬,阴道口有好几片舌肉在抢着舔吃,感觉说不出的淫秽销魂……

废弃的铁皮屋内,淫靡的肉戏仍在继续着。

妈妈坐在一名混混身上,粗大肉棒再度填满可怜的小穴。

她必须不断耸动屁股让下面的混混满足,还得用嘴和手帮其他人套弄。

混混们把妈妈围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让她嘴里含着一根鸡巴、双手也各抓一条,卖力让每个奸淫她的流氓都能满意。

在一旁的我已经看到浑身发抖,不知道是在愤怒还是惊诧。虽然明知道是因为春药的作用,可我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妈妈会这么淫荡。

已经有几个混混的肉棒在妈妈口里和手中陆续射精,但马上又有第二波递补上来。吃了春药的妈妈经过长时间身心亢奋的运动、虽然累得快虚脱的模样,却仍然努力地帮还没射精的人服务。

飞机知道妈妈是色虎看中的女人,生怕她被搞烂了,色虎回来会大发雷霆,所以不准太多人和她性交,也正因为如此,几乎所有混混都是靠她的嫩嘴和纤手解决。

而躺在妈妈身下,肉棒真正进入她体内的流氓叫做大牛,有点轻度的弱智,却是人如其名的大个子,他是色虎手下的第二号打手,因此飞机特别要混混们将妈妈的小穴让给他。

大牛的性能力十分强,已经连续强奸妈妈快四十分钟了,却一点都没有要泄的样子,可怜妈妈高潮了三、四次,俏生生的脸蛋黏着湿发、嘴唇没一丝血色,恐怕是没多余力气能再丢身了,但在药性驱使下,仍然努力地在大牛身上坐动。

好不容易所有混混都在妈妈脸上和口中射过一次精,大牛却仍旧勇猛,他坐起上身,拉着妈妈双手,要这美丽的女人抱住他宽厚的肩头,然后捧着她屁股一举将她抱着站了起来。

“啊……”妈妈兴奋又辛苦地浪叫,股间还插着粗大的肉根,雪白的手臂吃力地攀住男人后颈,修长玉腿弯曲起来,紧紧勾住他的腰。

就这样、大牛得意地抱着妈妈在屋内绕行,像表演特技似地展示着他过人的体力和性能力,这男人不但捧着妈妈边走边作爱,最后竟还跑起来,可怕的怒棍无情地撞击着娇嫩的花心,妈妈痛苦的哀吟回荡在屋子里,虽然在警校曾经受过系统的体能训练,但经过连续的高潮和长时间的奸淫,此时也只剩一点力气了,但仍本能地紧紧搂住大牛,因为一放手就可能会往后摔倒。

妈妈插着粗大的肉棒震了这么久,早就已经陷入虚脱状态。被蹂躏过久的嫩穴周围泛起白泡,夹着男人粗腰的玉腿肌肉彷佛抽筋般紧绷着。

“哼……啊……”可怜妈妈神智不清地哀叫,声音说不出的凄美哀婉。

那些混混听到这样美妙的诱惑,哪还忍得住,从四方围拢过来,几十张手扶着妈妈腰背,油腻的口舌如雨般落在她小嘴、乳房、柳腹上,妈妈原已筋疲力尽的身躯又饥渴的扭起来。

这时大牛正进到最后关头,挟着如火山喷发般的强烈快感冲刺,根本无暇去管别人怎么调戏他在搞的女人。

妈妈的娇躯就如接受狂风暴雨摧残的花朵,不久,大牛发出野兽般的吼叫,火烫怒茎暴涨,两片油亮黝黑的屁股用力缩紧,滚热浓精源源不绝地射进子宫深处,妈妈彷佛要被熔化般大声哀啼出来。

“换我们了吧!”混混们等不及大牛在她体内丢完精,就抢着把妈妈抬开,只见一条浊汁从翻肿的小穴黏出来、连在大牛紫涨的龟头上,龇裂的马眼还在一抖一抖地涌出烫精。

大牛爽完后,摊在椅子上喘着粗气。

欲火焚身的混混们也顾不上飞机之前的规定了,妈妈被一群人团团围住,只看得到露在人墙外的两段洁白小腿,在赤条条的人缝中激烈摆动。

“靠,围得这么紧,我他妈都看不到了!”飞机跳上桌子,才知道她像一条被捕获的小鹿般,被人一前一后平抬着,嘴里含一条鸡巴、屁股也插进另一根,抬着她的两个小弟正合作无间地享用她上面和下面的嫩嘴。妈妈嗯嗯呜呜地闷叫着,有人钻到下面咬住摇晃的乳尖,还有不少只手争抢着抚摸汗黏黏的玉体。

妈妈对男人粗鲁的摆布所造成的疼痛早已彻底麻木,在他们合力不停的奸淫下,惟一的感觉,是阴道被轮番进出的铁柱磨擦到快溶化,暖烘烘的浆液不断注入无力收缩的子宫和口腔,全身轻飘飘地,像是在作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