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妈妈被强迫受精

第九章 阴谋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1:12:5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呼……好爽!”混混们或躺或坐,横七竖八地堆满了整个屋子。

“你们几个,把她弄到车里去!”飞机皱着眉看向满身精秽、瘫软在地上的妈妈,表情中有些嫌恶。她的阴户因为遭到激烈的抽插,直到现在仍没有完全闭合起来,嘴角溢满了白花花的液体,整个赤裸的身体几乎都被精液覆盖了。

也许任何一个男人,都不愿意碰触其他同性的精液吧,那几个被抓了苦力的小混混自然也不愿意,可是因为地位低下,不得不听从老大的指挥,只好抬起妈妈,把她塞进面包车里。

“小子,你的腿没断吧,自己爬起来上车去。”飞机看了看一脸木然的我,冷笑道。

几辆车呼啸着直奔B市而去,只留下几个小弟打扫着一片狼藉的战场。

“喂,我可告诉你们,回去以后,如果不想死的话,就别跟虎哥说起咱们玩那个女人的事,知道了吗?”飞机坐在副驾驶位置,回头对小弟们说。

“是,飞机哥,跟您来的兄弟们都是您一手带起来的,在我们眼里,只有您飞机哥!”一个小弟谄媚地笑道,其他几个马仔也不住点头。

“操,你他妈胡说些什么?我也是跟虎哥混才有了今天的地位,你们第一要听虎哥的!”飞机笑骂道。

“飞机哥,最近听外面传说,虎哥和赤龙哥有些不愉快,是不是真的啊?”黑皮陪着笑了一阵,小声问道。

“别他妈胡说,你不要命了?”飞机脸色一变,怒斥道。黑皮撇了撇嘴,不说话了。

飞机点燃了一支香烟,深吸一口,脸望向窗外。

如今天门势力愈见壮大,渐渐地连市政府也无法遏制,只能用怀柔安抚的政策,加上一些不痛不痒的压制,才保持了社会治安的短期稳定。可是社团里的两个龙头大哥,赤龙和色虎却在社团的发展策略上出现了分歧。

赤龙是由经商转入黑道的,本身资金实力雄厚,有着商人的精明和狡诈,主张整个天门低调行事,在一些正经生意和人脉关系的庇护下,干点走私之类的勾当。可是色虎是从街头一刀一枪地拼上这个位置的,他想把天门变成美国的家族黑帮模式,野心要比赤龙大上几十倍,两人志向不同,偏偏又把持了天门的最高权力,摩擦日渐增多,两人的关系也随之逐步恶化,这是黑道上人人心照不宣的事实。

对于他飞机本人来说,自己是跟着色虎从街头收保护费的小混混,一步步爬上来的,理应站在老大一边,可是飞机也看出来了,色虎这个人,什么都说得过去,却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好色。

按理说,是男人都好色,别说色虎,连飞机也不例外,要不然,他就不会把柳雅带到这里来奸淫玩弄了。可是色虎的好色,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他曾经为了一个明星和B市第二大帮派的龙头大打出手,虽然最后是以对方的灭门而告终,天门却也损失了好多能打的弟兄,更因为杀了人,而被刑警队追查了半年之久,还是靠高层的门路才将祸事化于无形。

这样的事不胜枚举,天门也屡屡因为他的这个缺点而遭受损失。就连一向不轻易得罪人的赤龙,都忍不住对他当面埋怨。

如今,他又为了一个女人,把一伙通缉犯安排在自己的窝里。警方一直没有放弃追查他们,所以这些人无疑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把天门拖下浑水。

飞机想劝色虎,却又存了自己的私心――色虎一倒,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上位,接管色虎的一切黑白生意。

当然,现在还不是时候,所以飞机一直乖乖地按色虎的吩咐做这做那,还在小弟面前做出一副赤胆忠心的样子,默默等待机会。

“色虎的位置,早晚是我飞机的!”飞机狞笑着打开车窗,把只吸了一半的香烟扔了出去。

“飞机哥,到了。”司机把车停在洗浴中心后门,熄了发动机,转头对飞机道。

飞机点点头,对黑皮道:“你把这小子和柳雅带到别的房间去,给她洗干净了,先别交给王仁。如果他们问起就往我身上推,等过两天,那妞身体养好了再给他送回去。”

飞机留了个心眼,柳雅现在的模样,一看就是灌了春药后被激烈地轮奸了一番,如果让王仁看见了,没准这老家伙会告诉色虎。现在形势复杂,自己千万不能给色虎留下任何不好的印象。

黑皮答应一声,带着几个小弟把我和妈妈抬进了洗浴中心的侧院里,与之前的那座楼隔了一道厚厚的砖墙。

浓重的烟味已经把车里和众人身上的精液味道掩盖住了,飞机吸了吸鼻子,下车往门里走。

“飞机哥,不好了!”刚迈进门槛,就有一个小弟慌慌张张地冲他跑过来。

飞机皱了皱眉,骂道:“你他妈慌什么?出什么事了?”小弟喘了口气,答道:“两男一女,是……是刑警队的,他们说怀疑咱们这里窝藏了通缉犯,要进来搜查,巴哥不让,两边就打起来了……”飞机愣了一下,忙朝洗浴中心的前门快步走去。

“操,是刑警队哪个人带头的?难道他们不知道咱们是谁罩着吗?”“好像是……刑警队的队长,叫张什么宇的。”帝豪洗浴中心的大堂已经是一片狼藉,桌子椅子乱七八糟地歪倒着,十几个打手把穿着便衣的张长宇、冯小如和一个刑警队员小刘团团围在中间,不时有人冲上来,然后捂着身体的某个部位倒下去。

张长宇一个侧踢把面前的混混踢翻在地,然后低头弯腰,一记直拳把冲上来的人打得斜飞出去,口中喊道:“小如,注意右边!”冯小如下身穿着一件粉色的过膝短裙,她没什么经验,更想不到凭自己刑警的身份,还有人敢动手,此时左支右绌,很是吃力,听了队长的话,却根本腾不出手来。

小刘在刑警队也呆了好几年,没少跟歹徒近身搏斗,一看冯小如正忙着招架面前的拳头,对右边的袭击似无所觉,忙迎上去拦住,却没提防身后一个打手举起椅子,一下结结实实地被砸在背上,顿时惨叫一声,倒了下去。

冯小如大惊失色,叫道:“刘哥!”转身就要来扶他。

袭击冯小如的打手见状,伸手去扭冯小如的胳膊,想把这小女警擒住,没想到慢了几秒,一把抓在短裙的裙角上。

冯小如全神贯注在小刘那里,没感觉到裙子被人抓住,只听“嘶啦”一声,裙子被撕开了一条口子,露出了里面白色的运动内裤和一大块白嫩结实的大腿。

“哈哈……”围在四周的打手们一阵放浪的大笑,目光全都聚集在冯小如的下身。

“你们……流氓!”冯小如又羞又怒,急忙掩住裙子,可是这一耽误,已被人从背后紧紧搂住了双臂。

“小如!”两个队员都吃了亏,张长宇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了。

那天去砖厂却扑了个空,张长宇倒冷静下来了,回来召集所有的刑警队员继续加班加点地调查,几天后,终于发现那天早些时候,有几辆车从砖厂里开了出来,而且是进了帝豪洗浴中心。张长宇心急如焚,顾不得向上级汇报,便带了当时在队里轮值的冯小如和小刘前来搜查,没想到这里的保安强硬得很,以他们没有搜查令为由,拒不配合,张长宇憋了一肚子气正没处发泄,当时就动了手,可是现在寡不敌众,形势十分危急。

冯小如被人从后面搂得紧紧的,明显感觉到对方的手越来越不规矩,先是在胸前乱抓乱摸了一阵,后来居然要伸进裙子里肆虐,只气得满脸通红,几乎要流出眼泪。

“住手!你们好大的胆子!”忽然走廊里传来一声大喝,一个彪悍的男人从里面大步踏了出来,正是飞机。

大堂里所有的打手都吓了一跳,急忙退开,齐齐望着飞机。冯小如也挣脱了那个色狼郭八,也就是之前小弟口中的巴哥,扶起小刘躲在张长宇身后。

飞机先是狠狠瞪了郭八一眼,然后陪笑对张长宇道:“张队长,实在不好意思,底下人不懂事,让您受惊了,我一会肯定好好教训他们!”张长宇暗暗摸了把冷汗。幸亏有人出面阻止,否则自己三个人今天不死也得掉层皮了。

见张长宇铁青着脸不说话,飞机又笑道:“这是怎么说的呢,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识自家人,我们龙哥、虎哥跟郑局长那是老交情了……唉,都怪我来晚了一步!”

张长宇冷冷道:“闭嘴,谁跟你是一家人?现在我们怀疑这里窝藏了越狱杀人犯,你们拒绝搜查,又胆敢袭警――现在我的同事一个受伤,一个被你们弄坏了衣服,你说怎么办?”

飞机忙上前道:“误会,纯属误会!我们都是正经生意,哪敢窝藏罪犯呢?

一定是别有用心的人栽赃陷害!”看了看冯小如的裙子,忙又从包里拿出厚厚一沓钱,递给张长宇道:“这几万块钱……不成敬意,给这位警官看病,再给这位小姐买件新衣服,等虎哥回来,我一定向他报告这件事,改日登门谢罪!”冯小如怒道:“谁稀罕你的臭钱!”

张长宇向她摆摆手,刚想说什么,忽然电话响了。

“喂?哦,郑局,是,什么?可是……不……那怎么可以……不行,坚决不行!什么?我……怎么……好,那好……好吧,嗯。”放下电话,张长宇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向周围冷冷地扫视了一圈,指着飞机一字一顿地道:“好,算你们厉害……我们走!”说完,和冯小如一左一右扶着小刘出了大堂。

“张队长,慢走!”飞机装模作样地送了送,很快转身回来。

郭八凑上来,一脸猥琐地笑道“飞机哥,那小妞还真他妈泼辣,够劲,我喜欢!”说着闻了闻手,似乎那上面还留着冯小如的体香。

“啪”,飞机一个耳光狠狠抽在郭八脸上。

“劲你妈劲,是谁让你动手的?要不是我给郑局长打了电话,我看你怎么收场!”

飞机一个耳光还不够,又上去一阵拳打脚踢。

“算了,飞机哥……”“飞机哥,饶了他吧……”众打手急忙去劝。

“操!”飞机余怒未消,狠狠向郭八脸上吐了口唾沫。

“这么说,张长宇已经知道我们在这里了?”听了飞机的话,王仁吓得脸色惨白。

“他们应该只是猜测,毕竟我们做得也算干净,不过……要是从此被刑警队盯上,那我们也麻烦得很。”飞机沉吟道。

“那……怎么办?”王仁虽然心里有了主意,却不太敢说,想先听听飞机的意见。

“呃……我也做不了主,还是等虎哥回来后再说吧。”飞机聪明地保持了低调。

“妈的。什么刑警队长,老子一声令下,全他妈做掉!”色虎一口喝干杯中的白酒,干脆地说。

“可是……他毕竟是警察,真的杀了他……”王仁虽然心中暗暗高兴,嘴上还是表示了忧虑。

“靠,我干掉的警察已经不少了,也不差他一个!反正出了事,我们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上面还有罩着的,什么摆不平?”

“既然是这样,嘿嘿,虎哥,我有个主意,可以让姓张的死,而且死得身败名裂!”

“哦,什么主意?说来听听!”色虎一阵兴奋,眼睛里泛起狼眸般绿油油的光芒……

张长宇开着车,越想越气,狠狠一拳砸在方向盘上。

刚才郑局长打电话来,说帝豪洗浴中心的后台是天门的二号人物色虎,为了顾全大局,现在无论如何也不能打草惊蛇云云,总之是下了死命令,不许张长宇进去搜查。

上司已经发话,那么自己再强行进入就是非法搜查了,别看那个飞机阻止了手下,可是自己若一意孤行,最后必然还得被打手们围殴,自己死了都不怕,可是不能连累小刘和小如……

张长宇咬咬牙――事已至此,想救小雅只能靠自己了。

“小如,你开车送小刘去医院!”张长宇把车停在路边。

“啊?队长,那你……”冯小如接过车钥匙,愣愣问道。

“我还有点事,先回队里。”说完张长宇就下了车。

在路边拦住一辆出租,张长宇钻了进去。

“师傅,帝豪洗浴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