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妈妈被强迫受精

第十一章 偶遇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1:12:5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浴室里发生的一切,我知道得清清楚楚,可是从始至终,没有发出哪怕一丝声响。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神经已经被屈辱和愤怒烧灼得麻木了,耳朵里明明听着妈妈被奸淫玩弄时的凄楚呻吟,心里却似乎没有一丝波动。

也难怪,该骂都骂过,也曾全力反抗过,可是最终我们得到了什么呢?只换来越来越多的男人进入妈妈的身体,只换来妈妈绝望的哭泣,只换来……“糟了……这女人的下面又被我们玩肿了,要是让飞机知道的话……”阿亮苦着脸用莲蓬头冲洗妈妈两片翻肿的蜜唇,懊悔地说。

“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玩都玩了,一个妞而已,我就不信飞机哥能因为这个把咱俩怎么样!”黑皮倒是自信满满。

看黑皮有恃无恐的模样,阿亮虽然仍很担心,却踏实了不少,因为黑皮是飞机的心腹,自己搞飞机带回来的女人,无论是功是过黑皮也有份,至少出了事还有个人一起扛。

黑皮瞪了阿亮一眼:“好了好了,成天吃饱了撑的瞎操什么心?趁着时间还早,咱们再干这个贱货一次吧……”说完猴急地扒掉自己的短裤。

阿亮迟疑道:“可是飞机……”“操,不想玩就赶紧滚蛋,正好留给老子自己爽!”美色在前,欲火焚心的黑皮哪还管得了那么多,只想把自己的肉棒插进面前的漂亮蜜洞里急抽猛插一番。

“你们……让我起来……”妈妈刚刚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过来,羞急地想从男人面前逃开。

黑皮没好气地骂道:“妈的,起来干什么?老实躺着让我搞几次再说!”说着一下子跨进浴缸里,水花四溅中,捉住妈妈的两只秀美足踝,向两边分开。

妈妈吓得花容失色,只觉得下身又麻又痛,稍一动弹就难受得快要昏厥,哪敢再让黑皮插进去,急忙咬着唇用力并拢膝盖,哀求道:“不要……你不能再弄了……我会死的……”黑皮充耳不闻,喘息着把妈妈的一对美腿架到肩膀上,扶正自己的龟头,在那湿漉漉的花瓣上画着圈研磨,将那两片沁凉的软肉挤压出各种形状。

妈妈拼命地向后缩着香臀,不让那肉冠挤进自己身体,同时颤抖着声音说:

“不行……我……没力气了……饶了我吧……”黑皮捅了几次,都没有顺利地把肉棒插进那销魂洞里,忍不住有些恼火地说道:“那么多人都搞过了,还差我这一次?”

他用手臂夹住妈妈的双腿,腾出手来,将两瓣蜜唇向外拨开,露出里面鲜红的肉洞,然后挺着腰把龟头抵在上面。

妈妈明显地感觉到肉穴上的灼热压迫,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力气,上身突然挺起,竟用手握住了男人的那根肉柱。

黑皮正想一鼓作气,长驱直入,没想到肉棒被一只温软的玉手牢牢握住,大叫道:“你搞什么鬼?快松手!”妈妈哪敢放开,颤声道:“不……别插我的那里,我用手给你……好不好?”说着怯怯地用手上下套弄起来。

“什么?”黑皮一愣,看看自己的肉棒,这才恍然大悟,嘿嘿笑道:“哦?

没想到你这小骚货还挺聪明,那好,便宜你了,赶快给老子我弄!”说到底,黑皮还是顾忌飞机的命令,刚才一时冲动,本就没什么决心,既然这女人肯为他打手枪,他自然是来者不拒。

妈妈得到允许,提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强打起精神,双手并施,更加卖力地上上下下套动男人的肉棒。

“唔……快一点……哦……真不知羞耻,居然在自己儿子面前和其他男人乱搞。”黑皮眯起眼睛,享受着妈妈玉手的服侍,同时不忘过足嘴瘾。

对这件事妈妈其实没有什么经验,但是黑皮一想到面前的女人是在儿子面前给自己打手枪,那种刺激简直就比春药还厉害,阴茎随着有节奏的套弄,不自觉地越胀越粗。

阿亮在一旁看得口干舌燥,三两下脱掉裤子,也跳进了浴缸。

浴缸并不宽敞,阿亮一跳进去,便色急地从后面搂住了妈妈湿漉漉的身体,一边揉搓那饱满的美乳,一边用涨得发痛的肉棒在妈妈股沟里磨蹭。

“啊!你……”妈妈正专心致志地为黑皮服务,被阿亮吓了一跳,可是两个男人将自己夹在中间,想逃也逃不掉,虽然被身后的侵犯弄得很不舒服,却也没有办法摆脱。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妈妈在心里无声地哭喊。

两个男人都没有注意到,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妈妈的脸上已经流满了泪水。

冯小如驾车驶进市第二医院前的广场,想了想,先给自己在第二医院工作的男朋友打了个电话。

这家医院的工作效率,冯小如是再清楚不过了,可是如果有所谓“熟人”,那一切就大不一样。

电话响了老半天,那边才有人接听。这家医院有规定:医生上班时手机一律关机,每个办公室只配了一部电话,所以每次有事想找谁,总是很麻烦。

“喂,你好,麻烦您找一下宋尚文。”电话里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小宋,有人找!”过了一会,冯小如才听到自己熟悉的声音。

“小如,什么事?我这正忙着呢,病人都排到走廊另一头了!”宋尚文的声音有些急躁,还有些疲惫。

冯小如一听男朋友的这种语气,心里立刻一阵不快,嗔道:“我知道你非常忙,要是没事,我会在这个时候找你吗?以前哪一次……”“哎,好了好了,算我说错了话,什么事?”宋尚文无奈地打断她,语气更加不耐烦了。

要是换在平时,冯小如一定大发娇嗔,可是现在车上还有一个昏迷未醒的同事,一刻也耽误不得,她只好偷偷撇了撇嘴,幽怨地说:“队里一个同事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了伤,现在我们就在你们医院的门口,你快下来帮忙吧。”“可是我这还有一大堆病人,走不开啊,要不我让科里的同事去?”宋尚文为难地说。

“不行,就得你来!”冯小如急了,她的裙子先前被那群打手撕破了一条裂口,到现在还没有时间更换,幸亏一直坐在车里,要不然裙底的春光早就被人看了个够。她还指望男朋友给她带一条裤子来呢,这种事如果让宋尚文的同事知道了,她就太丢人了。

“冯小如,你不要这么蛮不讲理好不好?”宋尚文可不知道这中间的曲折故事,女朋友的任性和不理解,让他又生气又失望。

“我怎么蛮不讲理了?我是你的女朋友啊,平时你工作忙,没时间跟我在一起,那也没什么,可现在就这么一点点事情,你就推三阻四,你还是男人吗?”冯小如也是气昏了头,根本没想到要把事情说明白,再加上长期郁积在心里的幽怨,这时候也因为此事而彻底爆发出来,只是一心想着要趁这个机会,让男朋友知道自己心里的不满。

宋尚文刚才的声音稍微大了一点,引得办公室里的同事和病人都朝他看了过来,更觉得窘迫至极,心中暗骂冯小如胡闹,压低了声音道:“这跟是不是男人有什么关系?我只是就事论事,你别把以前的事也扯在一起好不好?你既然是我的女朋友,就该理解我才对啊……”冯小如听他还振振有辞,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了,一时冲动,脱口而出道:“谁是你的女朋友?我没你这样的男朋友!”宋尚文听得一愣,颤抖着说:“你……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冯小如毫不迟疑地说:“我再说一遍,你听好了,我、冯、小、如、没、你、这、样、的、男、朋、友!”

宋尚文心里一痛,半边身子阵阵发冷。他本来还存了三分的希望,只要冯小如先服软,他就随后道歉,然后陪她为同事看病,日子久了,自然言归于好,可是对方语气如此决绝……

其实冯小如也不过是一时的气话,两个人交往了一年多的时间,毕竟还有感情,再怎么吵架都没到分手的地步,可是宋尚文今天情绪本来就不好,冯小如这么一闹,无形中更是严重刺伤了他的男性尊严,况且……周围还有那么多人在看着他的笑话呢。

“好……你好,那么……从今天开始,我和你,没有一点关系,再见!”说完这句话,宋尚文颤抖着撂下了电话。

一向温文尔雅的男朋友竟突然说出如此绝情的话,冯小如头脑一阵晕眩,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小手紧紧捏着手机,半天都僵在那里。

“他……是要和我分手吗?”冯小如愣愣地望着倒车镜里的自己,喃喃地说道。“呃……”身后忽然传来一声痛苦的呻吟,冯小如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这才想起车后座上还躺着昏迷的小刘呢。

“算了,管他呢,可能过几天就好了,还是给小刘治伤要紧。”冯小如乐观地想。

可是自己的裙子还没有换,难道就这样出去?冯小如咬咬牙,这时候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回去求宋尚文帮忙了,只不过是裙子坏了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冯小如鼓起勇气,下了车,到后座把小刘扶了出来。

小刘仍然昏迷不醒,一百四五十斤的体重,全都压在冯小如身上。可怜这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吃力地拖着一个大男人朝医院门口走去。

此时正值周末,看病的和看病人的来来往往,络绎不绝,都向冯小如投来异样的目光,有的惊讶,有的同情,还有的一脸猥琐,一双色眼直勾勾地盯着小如破裙下裸露的大腿。

冯小如的腿型本就十分好看,再加上长期的锻炼,使得腿部的肌肉更加匀称有力,充满了青春的美感,小腿修长笔直,皮肤光滑细腻,撕裂的裙子虽半遮半掩,但更增添了一种异样的妩媚和诱惑。

“这女孩怎么了?人长得那么漂亮,可是裙子都裂了这么大的口子都不换一条……”

“她背着的是谁啊?怎么好像死了一样……”

“好可怜的女孩子……”

“身材不错嘛……是不是做模特儿来的?我女朋友要是有这么漂亮的腿就好了……”

周围的人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冯小如涨红着脸,只当作没听见,幸亏没有碰见熟人,要不然羞也羞死了。

好不容易进了医院的大门,冯小如把小刘安顿在了大厅的椅子上,自己去挂号。到了挂号处,冯小如抬头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两条长长的队伍,蜿蜒曲折,从挂号窗口直延伸到咨询台,队伍中的每个人都伸长了脖子,焦急地等待着。

“挂号窗口不应该只有两个啊……”冯小如不甘心,走近去看。

原来的六个挂号窗口,有四个贴着“暂停服务”的牌子。

冯小如暗骂医院的办事效率低下,同时怨恨宋尚文的无情无义,可是刚才话都说到那个份儿上,她死也不肯向那个男人低头。

没有别的办法,为了挂号,冯小如只好蹑在队伍的后面。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冯小如的身后,队伍越排越长,前面却只挪动了几厘米。冯小如愁眉苦脸地站在那里,急得想要跺脚。

队伍里的人闲得无聊,大都东张西望地看个不休。没多一会儿,大家的目光就都聚集在冯小如那裸露的美腿上了。

冯小如被男人们饥渴的目光看得很不自在,几次想干脆就放弃挂号,直接逃走,可是一想到旁边还躺着昏迷的小刘,只好勉强把自己留在原地。

可是男人的目光还是讨厌地聚焦在她身上,冯小如没有办法,只好把头深深埋在胸前。

小姐,你的裙子破了。”忽然一个优雅的男子声音在冯小如的面前响起。冯小如一愣,抬起头来,只见面前站着一个身高一米八零左右的年轻男子,正礼貌地看着她。

“呃……我……”冯小如的心脏突然一阵急跳,因为这个男子的目光柔和而富有魅力,看向自己的时候,似乎能通过眼睛看进自己的心里。

“我知道。”冯小如憋了半天,红着脸答道。

男子潇洒地一笑,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那么,美丽的小姐,我有什么能帮忙的吗?”他这句话说完,冯小如连脖子都红透了。

“美丽的小姐?在国内哪有这样说话的人啊,这个家伙真是……”冯小如羞恼地想,周围这么多人呢。

男子见她一脸娇羞的美态,忙接着说:“啊,小姐,你千万别误会,我只是以为你遇到了……什么麻烦,所以想知道自己能不能帮上你,我刚刚从美国回来不到一个月,对国内的一切完全不熟悉,如果你的穿着是一种时尚的话……那么希望你能原谅我的冒犯。”

“嘿嘿……”周围已经有人在窃笑了。

冯小如窘迫万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是面对这个彬彬有礼的英俊男子,却又生不起气来,尴尬得无以复加。

恰在此时,又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少爷,这位小姐是您的朋友么?”第十二章、兄妹

“少……少爷?”冯小如像观察史前动物一样看着那个中年人,可是他一脸的恭敬,丝毫不像在开玩笑。

男子摇摇头,对那个人说:“秦伯,麻烦您出去给这位小姐买一条裙子。”那个中年人平静地点点头,转身朝医院外走去。

冯小如小脸一热,忙说:“谢谢你,可是我……不用……”“济潇,怎么了?”一个秃顶的男人,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一边用余光上下打量着冯小如,一边殷勤地向年轻男子问道。

“哦,王叔叔,这位小姐可能是遇到了一点麻烦,您能不能给她提供一点帮助?”

冯小如更加惊讶了,因为这个姓王的秃顶老头,正是第二医院的院长,以前到宋尚文的医院来,曾经见过他。

王院长显然不记得冯小如了,眼睛一亮,忙道:“哦,没问题没问题,是济潇的朋友吧,快这边请……”

院长出面,一切难题就不再是难题了,那些医生、护士一个个点头哈腰的,简直把冯小如和小刘当成了国家领导人的级别,小刘不过是皮外伤,最多有点轻微的脑震荡,可却硬是被一大群人簇拥着接受了医院能够提供的所有检查,可怜这个年轻的刑警,连痔疮和前列腺炎都被发掘了出来。

那个姓秦的男人很快买回了一件裙子,光看样子就价格不菲,冯小如本来不肯接受,可是自己这样子实在很丢人,只好换上。

小刘早就醒了,对发生的一切毫无心理准备,颇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多亏冯小如一直跟在旁边,把事情的经过给他讲了一遍,最终两个人达成了共识――不可思议,那个叫洪济潇的年轻男人。

“真想不到,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居然是刑警。”洪济潇递给冯小如一瓶饮料,在她身边坐下。

冯小如羞赧地一笑,低着头小声说:“谢谢你,要不是你帮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用谢的,换作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想帮助你这样的女孩子,只不过有些人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罢了,即便是我,也只是碰巧和院长认识而已。”洪济潇诚恳地说。

“可是宋尚文也有能力帮我,偏偏他就……”一想到那个不近情理的男友,冯小如心里就堵得慌。

“不过……在国内居然也有人敢袭击警察,这倒是让我很吃惊。因为据我所知,即使是美国的黑帮,也不会轻易和警方发生正面冲突啊。”洪济潇说。

冯小如叹了口气,心有余悸地说:“是啊,本来我也想不到的,可是偏偏就发生在我身上,想不相信都不行了。”

“难道B市也有黑帮存在吗?有胆子袭击刑警的,应该不是普通人吧。”洪济潇沉吟道。

“嗯,那是家洗浴中心,据队长说,本市最大的黑社会团伙就是老板呢。”冯小如倒是没有隐瞒,因为这几乎是所有市民心照不宣的秘密,也就是面前这个海归帅哥不知道罢了。

“哦?这么说来,B市还不止一个黑帮了?”洪济潇饶有兴趣地问道。

怎么了,小宋,和女朋友吵架了?”宋尚文好不容易驱散心中的怨念,低头往候诊室走,半路却被吴主任叫住了。

“啊……没有,只是有点小事,吴主任……我那边还有病人……”宋尚文一阵头痛,真是祸不单行啊。

吴主任是个稀有而且典型的中年妇男,没事喜欢聊点八卦,打听打听别人的私密。久而久之,掌握了周围家庭不少的第一手资料。知道的信息多了,吴主任便不甘寂寞,本着利己利人的原则,顺便帮同事里的单身男女介绍对象,过过月老红娘的瘾。起初他还只限于给医院的同事们牵线拉桥,渐渐地名声远播,战场便无限制扩大了。

宋尚文和冯小如就是通过吴主任的介绍认识的。冯小如的父亲和吴主任是高中时代的同学好友,一直为自己的女儿选择了刑警这一危险职业而耿耿于怀,更怕女儿的警徽让一众准女婿望而却步,就拜托老同学给自己物色东床快婿。

旧友相求,吴主任自然格外用心,只是本院的年轻男子都被他推销得差不多了,剩下的歪瓜劣枣又不好拿到老朋友面前去现眼,一时间好不发愁。恰好一周以后,宋尚文被调到他的属下,这一下正中老吴的下怀。一方面是名牌医科大学毕业的年轻才俊,另一方面是本市刑警队的第一警花,吴主任信心满满,将双方约到饭店见面。

宋尚文本来满心的不情愿,因为对方是个刑警,危险程度自不必说,以后真的走到一起,如果一个不小心得罪了什么有背景的不法分子,弄不好连自己都要遭殃。可是顶头上司的面子又不能不给,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前去赴约,打定主意敷衍过今天,就随便找个理由婉言拒绝算了。

没想到计划虽然明确,变数却也不小,两人一见面,宋尚文的一对眼睛就再也离不开女孩的脸蛋了。当时宋尚文的脑子里只有“漂亮”两个字,不只是因为冯小如身材出众、长相清纯甜美,更重要的是,冯小如刚刚执行完任务,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就来了,一身警服警裙,那种妩媚和潇洒的浑然天成,简直比制服诱惑还诱惑。

那一顿饭宋尚文根本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吃了多少,他早就被对面那个漂亮女孩英姿飒爽又略带羞涩的脱俗气质给电得晕头转向了。临分别时宋尚文就迫不及待地向冯小如要电话,直乐得吴主任合不拢嘴,马上打电话向老同学邀功。

从那天起,两人的关系就毫无波澜地开始发展了。

其实冯小如还没有成家立业的打算,只是碍于父命,不得不找个男朋友以安慰老爸焦灼的心,但是在恋爱的过程中,初尝爱情滋味的冯小如便自然而然地展现出了女朋友温柔体贴的一面。

她从高中毕业就开始在警校生活,根本对男女的感情毫无经验,只知道应该对男朋友好,再加上宋尚文的性格内向而略带懦弱,起初两人倒也相处融洽,关系日渐亲密,从拉手到接吻,只差最后一步没有尝试罢了。

可是时间一久,矛盾难免就产生了。两个人一个是刑警,一个是医生,说实话都不是适合过日子的职业。最忙的时候,两个人连打电话的时间都欠奉,见面的机会更少得可怜。

如果两个人都忙,倒没什么,问题就出在二人总是一个忙一个闲,这个有时间了想看场电影,那个却因为临时有加班脱不开身;那个好不容易放了几天假想出去游山玩水,这个却执行任务几天几夜没有闲暇。一次两次还可以忍受,可是日子一久,换谁也受不了。

两人产生了矛盾,吴主任也有所耳闻,见面就劝宋尚文让着女友。如今大吵一架,宋尚文对着电话一通大喊全让吴主任听在耳朵里,早知道情势不妙,想要偷偷溜走,可惜还是被吴主任抓住了。

“唉,小宋啊,你和小如一定是又闹矛盾了,是不是?”吴主任拉着宋尚文来到走廊的一个角落里。

“吴主任,真的不是……”宋尚文无奈地答道。

“呵呵,你不用瞒我了,说吧,这两天都没看你给人家打电话,是不是人家小如生气了?”

“呃……”

“小宋啊,你年轻,对女孩的心理不了解。你吴伯伯我可是过来人,想当年……哎,不说了不说了,女朋友呢,都恨不得你成天陪着她才好,像你和小如这种情况,我是见得多啦,无非是两个人工作忙,没时间见面,是这样吧?”宋尚文只好点头,心想:“你当然对女性了解得比我多,你情人都换了不知道有多少。”

吴主任当然不会读心术,见宋尚文承认,不无得意地笑道:“怎么样,我猜的没错吧。小如呢,是我看着长大的,要说对她的了解,别说是你,就算她父母也未必会比我更深哩,这孩子就是嘴硬心软,只要你跟她说说好话,安慰安慰人家,保证马上就好!”

宋尚文道:“吴主任,您不知道,这次她说的话太伤人了,您也是医生,您说咱们这几天多忙啊,可是……”

吴主任挥挥手,打断了他的话:“你忙,我当然知道,小如也知道,可是再忙总不至于连打个电话、发个短信的时间都没有吧?说句实话你别不愿意听,这一点上你可不如我啊,你看我的时间不比你多吧,可是我就是能抽出那么几分钟给家人打个电话……”

宋尚文暗想:“你那可不是给家人打电话吧……”吴主任吹嘘了半天,最后说道:“好了,不管人家小如怎么不对,毕竟你是男人嘛,总要拿出点男人的风度来,快给小如打个电话,晚上一起吃顿饭,散散步,保证你们和好如初……不对,比以前更好!”

顶头上司放出话来,还真没法当面拒绝。宋尚文不情愿地跟着吴主任原路返回,在满屋子的同事注目下,拿起了话筒。

“对不起,再往下说……就涉及我们刑警队的机密了,所以……”冯小如略带歉意地对洪济潇道。

“哦,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对,我太好奇了,差点害你泄露秘密。”洪济潇诚恳地说。

冯小如摇摇头,刚想说话,忽然手机响了。

洪济潇见她只是拿起来看了看,随后就气鼓鼓地放回兜里,忙站起来说道:

“哦,那我先去那边看看。”

“不用不用,”冯小如见他误会,忙摆摆手。“是我男朋友,我……不想接他的电话。”

洪济潇笑了笑,重新坐下。

冯小如若有所思地望着他的下巴,迟疑道:“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洪济潇一愣,哑然失笑道:“什么为什么?这是你的隐私啊,我可没有那种窥人私密的特殊癖好。”

“糟了,真丢人……”冯小如窘迫地想。可是宋尚文每次遇到什么事都刨根问底,他可不管什么隐私不隐私的。

“咦,哥你在这儿啊。”忽然走廊的尽头,响起一个女孩子清脆的声音。

走廊里的回声还没消失,冯小如只觉得面前一阵香风飘过,同时人影一闪,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就扑进了洪济潇怀里。

“盈盈……别闹。”洪济潇倒是毫不意外,双手扶住女孩的小蛮腰,不让她往自己怀里钻。

“切,我才不管呢,谁让你陪人家来看病,半路却跑了?”被叫作盈盈的女孩娇嗔着搂住洪济潇的脖子。“来,先亲个嘴儿补偿一下……”说着,真的把红艳艳的小嘴凑到洪济潇面前。

洪济潇无可奈何地把脸躲到一边,不好意思地看了看目瞪口呆的冯小如,轻轻拍了拍怀中女孩的翘臀:“盈盈,别闹了,快起来。”“偏不!”女孩仍撒着娇。

“这是……你的女朋友吧,那我……不打扰你们了。”冯小如的心里有些泛酸。

“不不不,不是的,你先别走……”洪济潇有些急了,“盈盈,你再闹我可真生气了!”

女孩委屈地嗔道:“讨厌,在美国就是这样,好不容易回国了,还是不给人家好脸色看……”

忽然回过头,一边打量着冯小如,一边若有所思地说:“哦,我知道了,你看上她了对不对?怪不得陪我看病却偷偷跑出来呢。怎么?没话说了吧?被我说中了吧?怕她吃醋是不是?你不用解释,解释也没用,哈,这下你可惨了,看我回去向爸爸告状……哎呦,你又打我!”

洪济潇哭笑不得地在她的屁股上轻拍一记:“别胡说了,你告什么状?我去告你状还差不多,回来没几天就去打架,我可告诉你啊,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又对冯小如道:“对不起,这是我妹妹洪盈,从小被我们惯坏了,说话从来不经过大脑的,希望你别见怪。”

冯小如忙道:“没关系的……你妹妹真漂亮。”洪盈眼睛一亮,忙说:“是吗?你认为我漂亮?”冯小如点点头:“是啊。”她可不是在说客套话,这个洪盈,如果不是摆出一副刁蛮女的样子,倒完全符合中国古典美人的标准,一张瓜子脸,柳眉凤目,挺直的鼻梁,樱桃小口……如果换上旗袍,相信连竞争华人小姐都绰绰有余了。

洪盈得意地瞟了洪济潇一眼,对冯小如说:“即然这样,小妹妹,有没有兴趣晚上跟姐姐出去玩啊?”

“什……什么?”冯小如睁圆了眼睛,连嘴都合不拢了。

洪济潇则一脸苦笑,他知道自己妹妹的这种特殊癖好,喜欢女孩,尤其喜欢清纯的女孩,换句话说……就是女同性恋。

要是换作美国,倒也没有多少人在意这个,即使是中国的男人也不会有多少排斥心理,毕竟看两个女孩子假凤虚凰地玩耍,总比两个大男人恶心地走后门要赏心悦目得多。

可是换作绝大多数的中国女孩,估计遇上了这样一个蕾丝边,第一反应都是惊讶恐慌大于兴奋吧……

“咦,小姑娘不仅脸长得好看,身材也不错嘛……来,告诉姐姐,三围是多少?”刚才还是个刁蛮任性的大小姐,眨眼间却成了个轻车熟路的猎艳老手,洪盈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色迷迷地伸出手去摸冯小如的脸蛋。

“啊……”冯小如惊恐地睁着大眼睛,连躲闪都忘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