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妈妈被强迫受精

(二)受精仪式 -旧版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1:12:3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这样过了一些天,我被关在先前的小屋内!不知道妈妈怎么样了,我坐在那儿担心的时候,门开了!王大和王二笑眯眯地进来对我说:“小子,今晚我和我妈妈将举行受精仪式!你就作为我妈妈的家人代表给我妈妈做个证人吧!”我听了,火冒三丈,刚想骂他们就被王大打了一拳!王大还恶狠狠地说: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今晚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然后他们就锁上门走了!

牛山的夜晚分外寒冷,可在这密林深处,将要举行一个受精仪式!而受精的对象是我美丽的妈妈和一个矮小的侏儒!

晚上8点,受精仪式正式开始!

在另外一个小屋内,我被牢牢绑在椅子上,他们要让我亲眼目睹妈妈被强迫受精的场面!我恨不得死去也不愿看自己的妈妈被强迫受孕,但在王仁和黑手他们的淫威下,连想死都很困难。

选在今天这个日子让妈妈怀王二的骨肉,是王仁精密计算过的,我美丽的心爱妈妈为了救我性命,将被一个矮小的侏儒受精。

妈妈过去一段时间都在王仁那里接受调教师黑手的调教,除了教她如何顺从男人和开发她身体的敏感带外,还必须每天接受体质调养,在他们悉心调养下,妈妈即将排出的卵子发育得非常健康,今天就是排卵日,如果能与王二的精子结合,受孕率是百分之百。

这些资讯也是王仁在仪式致词时说的,我在担心妈妈现在怎么样了?为什么还看不到妈妈?不一会儿,王二全身赤裸着身体进来了,他的手上还牵着一根细细的铁链,铁链的一段扣在一个女人的脖子上!天啊!是妈妈!只见妈妈长发披肩,但湿渌渌的。妈妈脖子上套着一个狗的项圈,身穿红色紧身吊带裙,蓝色开档裤袜,足登红色高跟凉鞋。不用说,这是黑手去市里买的!黑手买的蓝色开档裤袜是专为女人方便男人的插入而设计的!这种本来是我用来幻想妈妈穿着被我干的丝袜现在竟然被他们用上了!我的心竟然兴奋了,想快点看到妈妈穿着这种丝袜被别人干的情景!

妈妈看见我,眼里含着泪水!我默默地看着我那美丽的丝袜妈妈被王二想狗一样牵到王仁的面前。

王二让妈妈跪在地上,旁边黑手拿着个摄像机在拍着这个受精仪式!王仁笑着对王二说:“二子,今天老子给你找了个下种的女人!看你的了!”王二淫笑着对跪在地上的妈妈看了看,用手拽了拽手上的铁链,对王仁说:“老爸,你就看我把种子下在这个女人的体内吧!”说完,王仁叫妈妈把手伸出来,妈妈顺从的伸了出来!天哪!只见王仁迅速地将妈妈手上的戒指拔了下来!那是爸爸和妈妈结婚时,爸爸给妈妈戴上的!现在竟然被王仁拔了下来,妈妈不顾一切地想抢回戒指,但已经迟了,戒指已经被王仁扔给了王大!王大笑着说:谢谢弟妹的礼物了!妈妈哭着被王二拦住了,王二又打了妈妈一个耳光,说:现在你是我的性奴隶了,还想着别的男人!“我看到这,不顾捆着的绳索和椅子,拼命地喊:把戒指还给我妈妈!”“还,老子让你还!”王大走过来打了我几个耳光,拿出一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顿时吓得不敢知声了!只能痛苦地流着泪水…这边,王仁开始宣布受精仪式开始!王仁和王二将穿着性感蓝色开档裤袜和红色高跟凉鞋的妈妈抱到了床上!虽然妈妈心里极不愿意,但妈妈为了救我只能象一只绵羊一样任由他们玩弄!

此刻妈妈躺在一张纯白色的床垫上,她身上只有蓝色开档裤袜和红色高跟凉鞋,雪白赤裸的胴体完全暴露在几个男人的目光注视之下,没有绳子捆绑着她,但她很认命地将一双玉臂高举平放,让雪山般的嫩乳毫无掩蔽。两条诱人的丝袜美腿也弯曲起来,大腿根淫荡地张开到下体完全被看到的程度,性感的高跟鞋高高踮着,只有鞋跟接触床面。

王仁看看时间,说:“现在,女奴体内的卵子差不多完全成熟了,我们开始下一阶段,这个阶段是要把女奴的肉体和心灵都挑逗到最兴奋的状态,这样对于授精是更有帮助的,我们把现场交给这一个月来负责调教女奴的调教师黑手。

阿朋将摄像机交给王二,他拿出一捆红色细线,扶起了我的美丽丝袜妈妈,开始用细线熟练地缠绑妈妈柔美的身躯。

在黑手粗黑的手指运作下,细线像在妈妈胴体上快速交织,妈妈羞怯地抿着唇,紧阖双目,弯长的睫毛颤抖,模样诱人至极。她顺从黑手的摆布和指挥,黑手叫她举高手她便举高,要她抬起腿她就抬腿,在她的配合和黑手的高超手艺下,细线在她的身体分割成许多淫荡的几何图形,被开档裤袜环绕的白耻丘,两侧也因为线绳的缠过,使得湿润的洞穴完全张裂,里面成熟粉红的果肉一览无遗,还流出透明的黏液。

捆绑还没就此结束,黑手最后用细线分绑住粉红柔嫩的奶头根部,拉过妈妈雪白颈项后面,再绑紧另一边乳首,恬微蹙着眉发出细微的呻吟,她侧躺着抬高一条丝腿,让大家看清楚她身体的最深处,在黑手没有说可以改变姿势前,她就必须用这样的方式给众人观赏。

“老爸,为什么要这样绑她?”王二不解地问。

王仁从头到尾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黑手对妈妈做的一切,回答道:“他是对付女人的专家,你们要好好的学着。这种绑法的目的,是为了让女人身体的末端微血管充血,身体会变得更敏感,看!这女人渐渐在发情了!”

“怎么看出来?”王二问。

王仁瞪了他一眼,好像怪他怎么连这个都不懂,不过他还是有耐心地回答:

“你看,乳头都还没被刺激,就已经充血勃起,红成那样。再看不懂,看她的肉穴总看得出来吧,淫水都已经泛滥到大腿根,把裤袜都弄的一片湿了!我想不久她就会开始呻吟。”

王大一边扭着我的头,一边问:“呻吟?但她儿子在看着她呢!她发出呻吟会不会太……太淫荡了些?”

黑手回答说:“你问到了重点,这要看调教师的功力了。还有如果受调教的女人体质非常敏感,潜在也是淫荡的个性,她就无法控制自己的道德约束。”

我再也听不下去,悲哀地看着妈妈:“妈妈,你不是他们说的那样,对不对?”

妈妈眼婆娑的望过来,辛苦地喘着气说:“唔……对不起,我已经不是……以前你爱的妈妈了……我是他们的……身体和人……都是他们的了……““不……不是!”我悲伤地怒吼,不相信妈妈会说出这种没羞耻心的话。

“对不起……啊……杰……”

我的怒吼未歇,妈妈竟然已经像那王仁预言的一样,发出了亢奋的呻吟。原来黑手正在扯动紧绑她充血乳头的细线。她全身羞颤地发出间歇喘叫,甚至无耻叫唤玩弄她身体的男人单名,完全无视她儿子正在目睹她和野男人所作的一切。

黑手又开始解说:“这女人的兴奋度已经很高了,你们看,她的丝袜高根脚紧紧的夹在一起,肌肤渗出细汗,通常这种现象,代表快出现第一次的高潮。”

“哪有这么快?你都还没对那女人真正作出什么事啊!”王二讶异地问黑手冷笑说:“真正敏感的女人身体,不一定要弄她的穴才会高潮,有些只要她喜欢的男人挑逗她身体敏感部位一样会高潮。”

“你是说,这女人喜欢正在凌辱她的你吗?”王二惊讶地问王仁回答:“我看没错的话应该是的,当然这女人的身体特别敏感也是原因之一,很久没见过这种名器了。”

我听他们在讨论我心爱的妈妈,一颗心简直快气炸了,发怒吼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妈妈不是那种人!”

但事实却残忍地粉碎了我的想法,黑手没让妈妈达到高潮,就停止对她乳头的蹂躏,妈妈失望地躺在床上激动喘息,哀怨地望着黑手,似乎没有旁人存在。

黑手突然俯下身,粗暴地吸住她柔嫩的双唇,舌头闯入她口腔内搅动,妈妈面对突如而来的袭击,不但没抗拒,反而挺起柳腰,鼻间发出激烈的哼喘,丝袜高根脚又再度紧夹起来。

她和黑手湿黏的双舌纠缠,四唇互咬,简直像一对分隔两地的情侣见面缠绵的样子,黑色一边深吻她,一边喘息指示:“把腿抬高……让大家看清楚……看清楚你和我接吻……也会高潮的身体……”

妈妈一边听话举高修长的蓝色丝袜美腿,葱指剥开鲜红的耻缝,一边哀喘哼哼的乞求:“嗯……啾……黑……我听你的……这次……你求求王仁……让我……怀你的孩子……”

“妈妈……你在说什么?……你怎么……怎么能这样……”听她亲口说出来的话,我这个旁观的儿子宛如五雷轰顶,不知该生气、心碎、还是悲哀。

“不行……这次……你要怀二子的……下次才让你……怀我的……”黑手喘着气回应。

妈妈根本没有听到我的悲喊声,她此时痛苦地挺高娇躯,和黑手唇舌交融的甜美小嘴含混不清地喊着:“呜……我……啾……我要……唔……嗯……来了……

呜……“一览无遗,可以直接透视到里部的耻穴黏肉都呈现高潮前的血色。

黑手却在此时离开了她。

从云端跌落的妈妈发出一声悲鸣,激烈地喘着气,哽咽的问黑手:“为……为什么……”

“不为什么,你的身体在濒临高潮二次后,受孕的状况会更好,我是第一次,接下来就换仁哥和王大了,他们会让你再接近高潮一次,但一样不会让你达到,你今天真正的一次高潮,要保留给为你授精的二子。”

王仁早已脱下衣裤,露出黝黑的身体,王大也离开我迅速地脱下了衣物,他们清一色穿三角内裤,裤子中央明显的鼓涨绷满,显见都有尺寸十分傲人的阳根,看到他们这样强壮,我为自己那根细小的生殖器感到可悲了。

他们每人手中都提着一大桶润滑油,两人一起爬上了床,把胆怯害羞的妈妈围在中央。

“小母狗,让我们帮你进到最兴奋的状态,好怀王二的骨肉吧!”王大说,他在妈妈身后抓住了她双手手腕,将冰凉的润滑油慢慢淋在她雪白丰饱的乳房上。

“啊……别这样……”妈妈发出软弱的抗拒,身体却十分顺从,美丽的眼眸凄迷地搜索黑手的身影,好像黑手才是她的男人,爸爸不是!

“你要乖乖的任他们摆布,知道吗?”黑手却冷酷地说。

妈妈委屈地点点头,闭上了眼表现完全顺服的姿态。

开始妈妈还有点害羞,但被黑手一段时间的训练和开发的敏感身体,很快就对王大和王仁强壮的体魄有了反应,他们不断把润滑油倒在自己和妈妈仅仅穿着蓝色开档裤袜的胴体上,两条古铜色肌肉发达的男体,缠拥着妈妈雪白均匀的柔驱,他们宽大粗糙的手掌粗鲁地在她肌肤上揉弄,王仁用力地拉紧缠绑她乳头的细线,让我心爱的妈妈发出痛苦的哀叫。

我转开头不忍往下看,但妈妈的声音却不断穿入我耳膜,撕扯我和爸爸爱她的心!

“噢……噢……哼……嗯……”猛然传来妈妈亢起的呻吟,我忍不住又睁眼看去,一看之下血液登时涌上脑,思绪足足有十秒钟是空白的。这时,王二将摄像机交给黑手,自己迫不及待地加入了王仁他们。

她油淋淋的身驱躺在王大的身上,王大一手扯拉她乳头上的细线,另一只手掌粗暴的揉弄她滑腻的乳峰,她的两条腿被王仁推高拉开,王仁的手指正在玩弄粉红黏稠的花瓣,丰富的润滑油和着爱液搅拌,发出啁啁啾啾的淫糜水声,她穿着蓝色丝袜的高根脚也没被王二放过,被王二抓着脚踝含在口中吸吮。

“住手……别再让他们这样弄我妈妈……求求你们……”我绝望地哀求王仁和王大,却只换来他们的鄙笑。

妈妈的身体反应又愈来愈激烈了,抱着她身体的王大也是玩弄女人的高手,他不时地轻舔深钻妈妈的玉耳和耳孔,弄得她发出销魂蚀骨的忘情呻喘;弄她下体的王仁也不甘示弱,除了把嘴对上她湿烫的小穴拼命吸舔外,竟还用醮满润滑油的中指,慢慢转塞入从未被开通过的窄紧肛壁里。或许是过于刺激,妈妈的身体发出我从未想到的愉悦痉挛,穿着的红色高跟凉鞋的美脚趾被王二硬脱下一只继续舔舐,王大试探去吻她的小嘴,她也毫无抗拒的完全接受。

“这女人的兴奋已经快达到饱和,再下去一定会爆发今天的最高潮,到时成熟的卵子跟着泄身一起泄出来就不好了。”黑手凭他的经验提醒王仁,王仁急忙制止住王大他们继续挑弄妈妈。

妈妈浑身虚软,又得不到满足的趴在湿黏黏的床褥上喘息。

此时王仁他们又纷纷脱掉内裤,一根根昂首朝天的粗大怒棍举在他们两腿间,妈妈只看了一眼,就转开脸发出羞颤的呻吟。

王仁谑笑着说:“来吸我们的肉棒吧!你一定没一次享用过三支强壮的肉棒吧?可怜你了,你丈夫的就像小蚯蚓那么小,真不清楚你以前怎么熬过的?嘿嘿……”气死我了,他们竟然说我爸爸的就像小蚯蚓那么小!我大声对他们说:我爸爸不是这样的!

“别这样做……妈妈……”我怀着最后一丝希望想唤回我的美丽妈妈,但她只是幽怨的看着我,苍白的双唇微微发抖说:“我……已经完了……我的身体离不开这一切……再也作不成你的妈妈……对不起……忘记我吧!”

说完,她爬向王仁他们中间,纤手握住火烫粗硬的鸡巴轻轻套动,香舌舌尖先从王大硬如岩石的胸肌上往下舔,舔到阴茎、吻遍卵袋,再回到龟头,张开小嘴辛苦地吞进那条粗大的龙柱。

“呃……真爽……这骚货真会弄……嘴都塞得那么满了……舌头还会在里面搅动……服务真好……黑手……这都是你教得好……”王大皱紧眉头舒爽的说。

“喂!别只弄他的!我们也要啊!”王仁大感不平,挺着又粗又长的肉棒顶在妈妈的脸蛋和头发旁边,妈妈只好努力地摆动脑袋,将口中暴满的男根吸得啾啾作响,另外双手也抓住王二的热棍卖力地套动,但仍无法让他们满足,他们粗鲁地拉扯她的头发和纤弱身体,要她轮留吞吮他们胯下的怒棍,一直到她筋疲力尽都不放过她。

“唔……我要来了……”

“我也有感觉……”

“我也是!真希望这一泡能射进这母狗的子宫……噢……”终于王仁他们要射精了。他们话说完没多久,一股接着一股的腥浓热精就已陆续喷出马眼,妈妈仰着脸接受他们浓精的洗礼,这些强壮的恶霸的优质精液,一小滴就足以让她受孕形成小骨肉,想到这里,我就为爸爸和自己的无能感到自卑。

“可以进行受孕了,王二上吧!”黑手扬着手中的摄像机说。

一边的王二再也等不及了,一个身高只有1米左右的男人,毫无疑问的,他就是──今天要和我妈妈洞房并在妈妈子宫内射精的男人。他爬到妈妈面前,缓缓挺起粗壮的肉棒,妈妈怕得不敢抬起脸,王二的肉棒确实会让任何女人看了害怕那根大肉棒上布满了肉疙瘩,非常恐怖,与黑手的粗黑鸡巴有怕不同的是,那些肉疙瘩是肉红色的,不是阳具上那种红黑色的,非常恶心,妈妈吃了一惊,妈妈已经怀疑王二有性病了,惊声问:“,你~~!你~~!啊~~!~~!快点拿开你的肉棒~~!我不要了~!啊~~~!你是不是有性病呀~~!啊~!别插进来呀~!妈妈吓的手脚挣扎起来,却被一旁的王大和王仁死死按住!王二冷笑着说:那是以前的事了,只是有点后遗症,不过我的精液是好的,肯定会让你怀孕的!”

王二单膝跪床,下半身慢慢俯进她两腿间,用龟头抵紧花缝,恶心的阳物触及成熟的果肉,妈妈咬住唇,胴体拼命地挣扎。但一切都是徒劳,她的双手被王大死死按住,丝袜美腿被王仁和黑手分开。

王二淫笑着,并不急于立刻进入妈妈体内,而是用硕大的龟菇来回磨挤嫩得快融化的花瓣和充血而立起的肉豆。

在王二肉棒的摩擦下,妈妈如小母兽般发出轻微而短促的激喘,她已经忘了王二那根恶心的肉棒!妈妈美丽动人的眼眸浮起一片水雾,显得更加凄美而惹人怜惜,但我想除了爸爸之外,王二和那些禽兽是不会疼爱她的,对他们而言,我美丽的妈妈只是实验室里授精用的小母鼠。

妈妈被王二的肉棒侧底征服了,她放弃了抵抗!王大他们见状,也松开了按住妈妈手脚的手!

“搂着我脖子!”王二下命令,妈妈神情含羞地抬起双臂,怯生生轻勾住王二的后颈。

“她在害羞了,这时候的表情很棒,快拍镜头,一定不能漏掉她的这种表情。”

那黑手突然说。

王仁和王大也都被妈妈动人的神情所深深吸引,不过王大问:“她怎么会突然害羞?”王大问完可能觉得不是很对,因为妈妈一直是处于羞耻与情欲纠缠的状态,于是补充说:“我是问,在什么情况下女人比较会出现这种动人的表情?”

黑手眯起眼睛:“这得靠经验判断了,这个女人因为要在儿子面前主动去勾搂奸孕她的男人,所以会感到害羞和惭愧,这时就容易出现这种经典的动人神情。”

王大吞着口水舍不得将视线移开,眼睛死死盯住妈妈的粉脸。

“可以进去了吗?”王二问。

妈妈含羞带怯的顿了一下头。

王二却对她的回答甚不满意,冷冷问道:“要我的鸡巴为你下种,应该说些什么?黑手有教你吧?”

妈妈转头看了我一眼,两行泪水立刻滑了下来,像是对我有无尽歉意,不过终究没说出口,她转回过头闭上眼眸,哀羞地说:“请……用您粗大的阳具……挤开……挤开我的小肉穴……用力……用力地蹂躏我身体……最后把……把……精液装满我的子宫……让我怀孕……”

“妈妈!你……”我全身麻木无法动弹,妈妈不仅在我面前和这男人交合,还说出要替他怀孕的无耻之语,以后……以后我该怎么再爱她?要她继续当我的妈妈?又要如何替她在我爸爸面前说话呢!

但王二还不放过,更无耻的问身下已经俏脸晕红的妈妈:“想用什么姿势受孕啊?说出来给大家听吧?”

妈妈颤抖而断断续续的回答:“想……想要整个人……被端起来……让二子的大东西……顶到我最深的地方……完完……全全结合在一起……没有缝隙……结合……”

“这样啊……要完全没缝隙的结合,然后呢?你不是这样就满足吧?”王二还不将涨到青筋血管毕露的大阳物放进去,发烫的龟头依然在湿淋淋已快熟裂的耻缝上磨揉,似乎要把妈妈最后一点羞耻心也崩解才甘心。

“啊……啊……还……还要……”她喘息着,如泣如诉的说:“还要坐……坐在你身上……让肉棒……塞满……我的洞……”

“还有呢?”王二仍不放过她。

“狗……狗爬……我像母狗……趴着……让你从……后面上……求求你……快点……”妈妈揪着眉,张启双唇左右摆动着头,身体已经承现高度兴奋的现象。

“住口!”我心肺被撕裂般叫着:“你别再这样逼我妈妈了……求求你……”

王二却扭过她的脸面向我,命令道:“最后要用什么体位性交让你受孕?告诉你儿子!”

妈妈迷乱的看着我,羞耻和理智摇摇欲坠:“对……对不起……我要躺着……张开腿……和二子强壮的身体……紧紧合在一起……让他火烫的肉棒……塞满我淫乱的肉洞……把精液装进……我的身体……”

“不!”我绝望愤怒地大吼但王二却故意选在这时,结实的屁股一挺,粗大的肉棒突破窄穴,足足进了一半到妈妈体内,“噢!……”妈妈的一只已经被脱下高根鞋套着丝袜的脚趾倏然弯屈,和另外一只还穿着红色高根鞋的美脚绕在王二的后背交叉在一起。原本羞怯勾着阿韩脖子的双臂也收紧,十指指甲掐进阿韩结实的背肌里。

“想被端起来吗?”王二说?妈妈羞愧地点点头!

因为王二是个侏儒,所以王大就从妈妈后面把妈妈端了起来!王大用双手分开妈妈的蓝色丝袜美腿,并放到王二可以插入的高度方便王二的抽插。

妈妈激烈地张嘴喘着气,奋尽全身力气,将柔弱的身驱用双手反勾在王大厚实的脖子上,忘大双臂勾着她腿弯,轻易地就将我妈妈端着站了起来,王二还露在外头有大半截的肉棍,随着将王大端起,也连根没入妈妈窄小的粉穴里。

“啊……好……好大……呜……”恬不知是痛苦还是满足,整个人挂在王大身上不停地抽A.王大和王二竟配合着端着她走到我面前,让我看清楚他的妈妈和爸爸以外男人性交的样子。

“妈妈……你……你这样……我怎么再认你这个妈妈?”我悲伤的说。

妈妈也惊觉王二将她带到她儿子面前作爱,一丝仅存的羞耻心让她着急地哀求王大和王二:“别……别在他面前……求求你们……”

“少废话!动你的屁股给你儿子看!看你怎么和我交合!快!”王二威喝道!

妈妈好像无法反抗这些男人的命令,慢慢地上下耸动起圆白的屁股,口中哀切地乞求我的原谅:“小……杰……对不起……妈……没办法……”

王二粗大恶心的肉茎,把妈妈的小穴撑成一个湿淋淋的大洞,在我面前不到二十公分处吐吐没没,妈妈羞得把王大勾得更牢,脸紧靠在王大的肩上,无脸看我。

但随着屁股愈动愈快,湿淋淋的男根把阴道里的充血嫩肉拉出又塞入,妈妈不仅屁股在动,细腰也淫荡地扭了起来,王二的两只粗手掌也扒开她两片雪嫩的股丘,帮助她的小穴把肉棒更贪婪地吃到底。

“告诉你儿子,跟我作爱好不好?幸不幸福?”

“啊……好……好大……好充实……呜……对不起……我……我对不起你爸爸……”她陷入迷乱的状态,胡乱回应。

王二不高兴的说:“什么对不起?我要你告诉你的儿子,喜欢跟我作爱生孩子?还是跟他的爸爸?”

妈妈无法停止呻吟,呜咽地说:“小……哼……杰……噢……我喜欢……让王二……这样……对我……帮他……生孩子……啊……”

我只有伤心地摇头,不知该说什么。

“够了!你们实在太过份了!”我再也无法抑制妈妈被人奸孕的耻辱!发狂似地怒叫。

“对了!离你儿子更近一些给他看吧!”王大听到我的怒吼,故意端着像淫蛇般扭动的妈妈走向我。

“不……不要……”妈妈下意识的反对,但身体根本没有抗拒的行动。

王大抱她到我面前,冷笑说:“我腿累了,你帮我抱一下你妈妈让我兄弟好干她一些。”

我搞不懂他的意思,他却将妈妈反抱着他后颈的双手拉开,然后拉到我的脖子让她扶着,并让她一双丝脚踩在我坐的椅面两侧,整个人横跨在我上方,接着王二开始以背交式对她的粉穴长抽缓送起来。

“啊……啊……”妈妈完全不知道她现在扶着的人是她亲儿子,不但尽情地享受王二对她的临幸,两只手还把我的头和脖子勾得紧紧的,迷乱的呻吟伴着激烈的喘息,不断在我耳际吹袭呼喊。

“妈妈……醒醒……我是你的小杰……你不能再这样下去……”我悲哀地在她耳边呼喊,却敌不过王二粗大男根带给她的堕落快感。

王二抽插我的妈妈足足有四、五百下之多,而且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猛烈,有时王二在送进妈妈身体深处前,会技巧地扭动屁股,让龟头在敏感的洞口充份转动,再突然用力顶入,有时则是顶入后再扭转,使龟头充份磨揉花心。

黑手又解释给他王大和王仁听:“别看二子个子矮,可二子也是作爱的高手,他这样不断挑起女体的性欲和焦躁,然后当她欲求被挑到最高点时,再给她完全的满足,这样持续的兴奋,据说对于受孕也是很有帮住的。”

不管王二是用什么技巧,妈妈确实已经香汗淋漓,把我的脸和脖子抓出数十道指甲痕,讽刺的是那些指甲痕竟是别的男人间接造成的。不知怎么,我开始可怜起妈妈,原来她跟爸爸在一起,需要性爱滋润的成熟肉体从没满足过,今天才知道能带给她愉悦和幸福的,是像王二这些强壮的男人。

“她的最高潮要来了,把她抱到床上,用传统体位来作比较容易受精。”在旁边观察的黑手说。

王大把她抱回床,两腿丝腿还是被分开,王二跟着开始进行猛烈的活塞运动。妈妈的呻吟已经变成一连串快听不见的气音,她的脚趾像抽筋一样扭在一起,王二猛烈地挺送屁股,又不时和妈妈唇舌激烈缠吻,挑高她炽烈的欲火。

为了让妈妈在最高潮的瞬间怀孕,其他人也没闲着,王仁和王大分执紧系她两颗乳珠的细绳,王仁拿着银针,一手握住她一腿脚踝,王大用一长串大颗的肛门珠,一颗一颗塞进恬红肿的肛门里。

“啊……啊……啊……”妈妈的身体泛起晚霞般的晕红,叫声愈来愈激烈,侏儒王二也无法再旁骛,脖子和肌肉上冒出绷紧的紫筋,卵袋像河豚般鼓涨起来,一切都显示他快射精了。交合的抽插从浅浅深深,慢慢变得每一下都既重且深,肉根上黏满白色的泡沫,妈妈则像被狂风摧残的花儿一样任人摆布。

“我要来了!小骚货!准备受孕吧!”终于!侏儒王二紧握妈妈的柳腰,全身筋肉纠结的发出怒吼。

“啊……”妈妈除了悲鸣和抱紧男人表示迎合外,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就是现在!动手!”此时黑手一声令下,执着线的王仁和王大残忍地拉紧细绳,妈妈的乳首被拉长几至让人担心会断掉的程度,塞进肛们的一长串巨大肛珠也一口气被扯出外面,银针刺进妈妈裹着蓝色丝袜的脚心,妈妈全身像离地的白鱼般激烈地抖动,张大嘴想发出声音,又被王二的双唇紧紧封住,我妈妈感到自己的阴道在收紧,膣腔被撑开的感觉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更加强烈,她的子宫开始收缩,就在这时,一股热流从龟头顶端的马眼喷出,阴茎不再回抽,而是上下抽搐着在阴道有限的范围里跳动,把一股又一股浓浓的精液喷吐在我妈妈的膣腔里,一股一股岩浆般的恶霸的浓浓精液,正如喷出的涌泉般不断注入她的子宫。

我当然看不到王二粗大恶心的男根在她体内射精的经过,不过却能清楚看见王二饱涨的卵囊正一鼓一鼓的缩涨,我知道每缩涨一次,就有大量浓稠、健康的精液挤入我妈妈体内。由于没有服用避孕药,又处在排卵期,我妈妈膣腔里的环境对精虫而言是相当适宜的,因此这个侏儒男人的几亿条精虫,,奋力摆动着尾巴游向子宫和输卵管深处抢着和我妈妈的卵子结合,慢慢形成他们共有的骨肉。

大量的精液可能已装满妈妈的子宫,射精却还没停止,那些装不下的,就从缝隙涌满出来,流了一大滩在床褥上,妈妈的丝袜美腿又一次沾满了肮脏的精液!

我妈妈此时也似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把撅起的屁股往前一收,“噗”的一声,龟头从她的阴道里滑出,但已经太晚了,射精已经完成,完成播种任务的阴茎开始疲软,只有马眼旁边还残留着一滴乳白色的精液。

半个月后,妈妈证实怀了王二的孩子,而那时,她已经彻底成为那些男人的玩物了,听说王仁正在拟一个玩弄孕妇的计划,我知道我心爱的妈妈又要被他们彻底羞辱和完弄,但她,却已是完全堕落而沉溺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