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妈妈被强迫受精

第一章 遭劫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1:12:3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妈妈柳雅现在是一所中学的老师,她1米68的个头,不但容貌迷人,而且拥有丰满的胸部,修长的大腿,薄薄的性感的嘴唇。更叫人不可思议的是,妈妈竟然还保持着一副性感的身材。所有见过我妈的人都说她是个大美女,她虽然现在已经34岁了,可是姣好的面容并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反而更具有让人心动的、成熟女性的魅力。

我爸爸在一家外企上班,去年被派到国外学习去了,要两年以后才回来,所以现在家里就剩我和妈妈两个人。

我今年十二岁,一年前,在上初一时,我开始懂得男女之事,那时通过大人的谈话,我对于女人产生了懵懂的渴望,像许多小男孩一样,我经常把妈妈作为自己的幻想对象。

妈妈结婚以前,曾在市刑警大队工作。那时候,她是队里公认的第一美女,据张叔叔说,在妈妈还没有认识爸爸的时候,是队里所有小伙子追求的对象,可是妈妈对他们并没有超出同事的情感,而且妈妈很快和爸爸结识,并很快走到一起,也让许多刑警伤透了心。

虽然离开了刑警队,妈妈却时常和以前的同事们联系,经常出去吃吃饭、聊聊天,有时候也会带我一起去。与妈妈关系最好的,应该是刑警队的大队长张叔叔。

有一次妈妈为一个学生补课,抽不出空来照顾我,就请张叔叔接我去吃饭。

饭吃到一半,我偷偷地问张叔叔,他是否也对妈妈动过心。张叔叔先是有些恼怒,可是在我的追问下,他终于说了实话。

“唉,其实呢……当时追求你妈妈的警察中,我是最积极的一个,可是你妈妈,她似乎并不想找一个警察做丈夫,我们当时关系很好,可她一直只是把我当成哥哥而已,后来她遇到你爸爸,我就更没有机会啦。”张叔叔回忆的时候,我就一言不发地听着,对于妈妈结婚之前的事情,我一向很有兴趣,可惜的是妈妈从来不肯和我说这些,没办法,张叔叔就成了我的情报来源。看得出来,过了这么多年,甚至妈妈已经和别人生下了孩子,他还是对妈妈一往情深。

“张叔叔,还有一个问题。”我突然抬起头。

“什么?”张叔叔不经意地问,同时把杯里的酒一口喝光。

“我妈妈……当时为什么离开刑警队呢?”我问出了一个困扰自己很久的问题。

“啊……你知道的,你妈妈人长得漂亮,又经过警校的专门训练,所以……她会在某些刑事案件的侦破过程中,扮演一些特殊的角色。“张叔叔有些喝醉了,话明显地多了起来。

“特殊的角色?”我脑中开始飞快旋转。

“呃,比如酒吧里的小太妹啦,发廊的三陪小姐啦,经理秘书什么的。”张叔叔自顾自说着,浑然忘了他面前是个只有十三岁的未成年人。

我的心脏一阵剧跳,脑中浮现出妈妈穿着暴露的超短裙和抹胸,坐在酒吧里自斟自酌,用妩媚的目光吸引犯罪分子的场景。

“哎,其实呢,那都不算什么啦,你妈妈最厉害的一次,还曾被一群强奸杀人犯劫持到一间破工厂里呢。”

强奸?杀人?妈妈不会是被……我心里一阵紧揪。

看到我惊诧恐惧的样子,张叔叔哈哈大笑,又喝了一大口酒,说:“放心好了,你妈妈聪明着呢,那个团伙的头目叫王仁,说起来也算狡猾得很了,可是最后还是被你妈妈和我们里应外合,将他抓获。可惜……他的犯罪证据不足,我们没法判他死刑,不过终身监禁嘛,应该也够他受的了。”我的妈妈居然还有这么一段英雄史?我不由得对自己的妈妈肃然起敬。

张叔叔似乎还沉浸在对往事的追忆中,仍喃喃道:“那次案子结束了以后,你妈妈就认识了你爸,不久他们就结婚了,你爸爸的家境很富裕,不愿意再让你妈妈再冒着生命危险在刑警队里工作,就托人给她找了个教师的工作……一直到现在。”

吃完饭,张叔叔把我送回家里,就离开了。

妈妈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她一进门来就一头栽在沙发上,美丽的脸庞上满是疲惫。妈妈带的是一个毕业班,现在已经是六月初,马上就要中考了,所以妈妈这段时间一直早出晚归,回来以后也总是精疲力尽的,连一句话都没力气说的样子。

妈妈今天穿的是一件黑色吊带连衣裙,一双修长的美腿被肉色丝袜紧紧包裹着。进门之后,妈妈已经把高跟鞋脱掉了,这时倒在沙发上,连衣裙稍稍撩了起来,露出了她那几近完美的大腿。

“妈妈……”我本来早已经上了床,被妈妈的开门声吵醒,迷迷糊糊地出了卧室,揉着眼睛扑进妈妈怀里,妈妈的身体香喷喷的,温暖而富有安全感。我蠕动了一下,把头枕在妈妈柔软的胸部上,轻轻磨蹭。

“小杰,对不起,妈妈回来得太晚,把你吵醒了……”妈妈抚着我的头发,疲惫而饱含歉疚地对我说。

“没关系,妈妈回家了就好了,一整天都没看见妈妈,我好想你……”我在妈妈的怀抱里撒着娇。

妈妈叹了口气,在我脸上吻了一口,说:“妈妈也很想小杰啊,可是妈妈的学生马上就要中考了,妈妈也要对他们负责啊,是不是?等过了这一段时间,妈妈会有很长的假期,到时候好好陪一陪小杰,好不好?”“好……”我赖在妈妈怀里,慢慢睡着了。

“唉……爸爸不在家,我现在又这么忙,真苦了这孩子了。”望着怀里熟睡的我,妈妈略带酸楚地想。丈夫出国才一个多月,这样的日子还要熬将近两年呢……妈妈哀怨地望着墙上的婚纱照。久旷的身体更加耐不住寂寞和疲倦的侵袭,妈妈想着想着,眼皮也渐渐沉重了起来。

“嗡……”忽然一阵手机的振动声响起。

这么晚,谁还会打电话来呢?妈妈急忙抓来皮包,从里面翻出自己的手机,居然是张长宇打来的。妈妈低头看了看,我正睡得香呢,便轻轻地把我放在沙发上,光着脚轻轻来到阳台。

“喂?”妈妈有些不快,虽然是很好的朋友和同事,可是这么晚还打电话来……险些把儿子吵醒呢。

“小雅,出事情了,王仁一伙今天晚上九点多的时候,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杀了几名狱警,抢到几辆汽车,从市第一监狱里逃出来了!”张叔叔的语气十分惶急,愤怒和担忧的心情毫不掩饰。

“什么?”妈妈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攥着电话的手不由自主地一颤。

“是真的,狱长刚刚上报了市里,咱们大队已经组成了特别小组,大家都认为,以王仁有仇必报的性格,他既然逃了出来,就一定会去找你的麻烦,你现在已经不是警察了,又不能配枪,处境可能更加危险。我怕你和小杰会出事,这样吧,我马上开车去接你们!”

“那好,我们现在就收拾一下,你到了之后给我们打电话。”妈妈一时之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自己倒是次要的,小杰要是有什么事,自己怎么对得起千里之外的丈夫?

“好。哦,对了,这件事先别告诉小杰,孩子还小,别吓着他。”“嗯,我就说要临时加班,不会让他知道的。张哥……谢谢你了。”“咳,客气什么,就这样吧,等我电话啊!”

城东的郊区里,有一间废弃的砖厂,由于经营不善,早在十年前就因经营不善而破产了,可是因为种种原因,这块地皮一直没有人来收购,所以,尽管经过了很长时间,这里还是十年前的老样子。

砖厂的厂房已经破败不堪,有的更因为风雨的侵蚀而崩裂倒塌,成为一堆残砖烂瓦。可是不知为什么,那一排职工宿舍仍完好无损地站立在那里,仿佛在坚守着砖厂的最后一丝生命。

夜深人静,睡了一个白天的夏虫此时都跑了出来,凄凄惨惨地哼叫着,为它们短暂而毫无意义的生命做着最后的拼搏。

职工宿舍的二楼,左起第二个房间里,隐隐透出一束昏黄的灯光。

“操,要我说咱们就冲进那个婊子家里,把她和她那个小杂种一起抓回来算了!”说话的是一个一米七五左右的瘦高男人,脸上一道刀疤斜斜划过鼻梁,显得十分狰狞。

坐在他对面那个黑铁塔似的大汉冷冷一笑,骂道:“去你妈的吧,咱们从里面逃出来,你以为刑警队会不知道?现在那小娘们肯定被重点保护起来了,傻子也会知道咱们一出来就得去找她报仇,要是现在去她家里抓人,我保证你连根毛都回不来!

“你他妈又不是警察,怎么知道他们就会知道得这么快?要是现在不动手,等那帮王八蛋反应过来,咱们还能有机会了吗?”瘦高个显然不服气,恶狠狠地反驳道。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正吵得不可开交,坐在中间那个又矮又胖的老头忽然轻轻一咳,把手里的香烟弹了弹,缓缓道:“王大,黑手说的对,这时候局子里一定已经得到风声了,咱们回去,那肯定是自投罗网,现在我就说明白了,从今天起,谁都不准出这个砖厂一步,否则,就算是我儿子,我也一枪毙了他!”话音刚落,后边一个仅一米多高的侏儒嘿嘿笑道:“老爹,话别说得这么绝情嘛,我王二就绝对不会违背你老人家的命令!”说着向大哥递了个眼色。

王大满腔怒气,却不敢发泄,嘟囔道:“操,难道就这么当缩头乌龟?我他妈一想起那臭婊子就心里有气!”

王仁吸了口烟,道:“那个柳雅嘛,当然不会这么便宜了她。等过了一段时间,警察都松懈了,咱们就下手!嘿嘿嘿,隔了十几年的时间,不知道那小妞的身体是不是还那么惹火啊……”

“嘿嘿嘿嘿……”听到这句话,王大和王二兄弟俩眼中都泛起淫亵狠毒的光芒,不约而同地阴笑起来。

我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竟是在张叔叔的办公室里。

莫名其妙地走出房间,一眼就看见张叔叔提着包子豆浆,登登登地从楼梯口转出来。

“张叔叔,我怎么会在你这里?我妈妈呢?”

“哦,小杰呀,你妈妈的学校里突然有事,需要加班,她实在照顾不了你,就让你在我这住几天。”张叔叔打着哈哈向我解释。

“是这样吗?不对呀,妈妈以前加班可都没这么忙呢,怎么会连儿子都不要了?”我一脸的不信。

“啊……这个……因为要中考了嘛,学校这次下定决心,一定要学生考出好成绩,所以就比平时严格啦,咦?你都这么大了,不会晚上离开妈妈就睡不着觉吧?哈哈哈哈……”

“谁说的?我才不是呢!”小孩子就是好骗,几句话就让我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作为男子汉的尊严上来了。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个月,很快地中考也结束了,我跟张叔叔也混得更加熟络,可是对妈妈的想念却也更加强烈。

当然了,妈妈也经常会来看看我,可是每次只是抱抱我,说上几句话,就匆匆离开,而每当这个时候,张叔叔也会随着离开好一会儿,然后又自己一个人回来。

我并不知道,他们这是在开案情分析会。

“从最近的情况来看,王仁一伙一直没有对柳雅采取什么行动,我们的侦查人员也没有发现他们的行踪,经过我们的分析,王仁很可能已经逃离了本市,我们的一级警戒可以解除了。”公安局的马副局长说。

“我不赞成,”张叔叔的脸色有些难看,他之前已经和马副局长有过多次争执了,争执的焦点就在于,是否继续对妈妈采取全方位的保护措施。“从王仁过去的犯罪经历来看,这个罪犯具有很丰富的反侦察经验,而且有仇必报,绝不会轻易放弃,以他的奸诈狡猾,一定还躲在本市周边,甚至是市内的某个角落,伺机对柳雅采取报复行动,所以我认为,应该继续对柳雅进行保护!”“可是……我们的警力有限,又要派人调查王仁的行踪,又要保护小雅,同志们个个都累得筋疲力尽,再这样下去,大家都要累垮了……”刑警大队的赵副队长看看张长宇,又看看马副局长,为难地说。

“柳雅同志,你怎么看?”马副局长枪口一转,对妈妈说道。

妈妈微微一笑,不卑不亢地说:“马副局长,我支持你的决定。我以前也是刑警队的一员,知道侦破案件是多么辛苦,如今队里的同事也都是我的好朋友,我不想大家为了保护我一个人而劳神劳力。”

“可是……”张叔叔瞪着眼,想打断妈妈的话。

妈妈不等张叔叔说话,继续说:“王仁一伙的犯罪特点,可以不谦虚地说,在座的各位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我有信心保护好自己,如果可能,我还要像十几年前那样,把他们抓捕归案!”

“小雅,你怎么这么冲动!”散会以后,张叔叔恼怒地拉住妈妈的胳膊,质问道。

“张哥,我没有冲动啊,保护我本来就不合乎制度,这样下去,对你会造成负面影响的!”

“负面影响怎么了?我才不在乎呢,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他妈当上公安厅长都不会好受!”

妈妈愣了愣,露出一丝苦涩的微笑,柔声道:“张哥,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正因为这样,我才更应该为你着想啊,你看你,都三十七八岁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我要是再影响了你的前程,你让我怎么过意得去呢?”“我……”

“好了好了,”妈妈摆了摆手,不让他说下去。“这几天我不在小杰身边,这孩子心里一定不好受,我想这周末带他去牛山玩,如果你有空,就一起去吧,有你保护我们母子俩,我就可以放一百个心了。”

牛山,是B市周围最后一块纯天然的生态区,有很多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山洞,而且到处是茂盛的灌木丛,时不时地,会从里面跳出一只惊慌失措的兔子来。

自从爸爸去了国外,我就没再来过这里了,看到这些平时难以一见的植物和岩石,兴奋得手舞足蹈,高高兴兴地跑在前面,妈妈和张叔叔肩并着肩,在我后面慢慢走着,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渐渐地,我们拐进了一条幽深的小径,周围的游客渐渐稀少了。

“小雅,这里越来越偏僻了,我们往回走吧。”张叔叔左右张望着。

“小杰难得出来一趟,还玩得这么高兴,再走一段吧。”妈妈慈爱地看着我的背影,眼中充满了母性的光辉。

妈妈今天穿了一件米色的外套,里面是白色的短袖T恤,下身是一件及膝短裙,浅色透明丝袜,脚下是白色的搭扣高跟凉鞋,把玲珑有致的柳腰、粉雕玉琢般的修长双腿以及匀称结实的丰臀都完美地显现出来,一路上招惹了不少男人的目光。

张叔叔望着妈妈秀美的脸庞,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能跟喜欢的女人并肩而行,已经让他幸福得一塌糊涂了。

“妈妈,走快点啦!”我不耐烦地回过头,催促他们。

“哦,你们先往前走吧,我要去方便一下。”张叔叔突然止住脚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那好,你去吧。”妈妈微笑着。

“张叔叔,走远点喔,要不我和妈妈会去偷看的!”我不失时宜地开着张叔叔的玩笑。

“你这臭小子……”

“小杰,不要胡说八道!”妈妈和张叔叔同时红了脸,板起脸来教训我。

或许真的怕我和妈妈偷看,张叔叔钻进旁边的林子里,不一会就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嘻嘻……”我得意地笑。

“还笑,小孩子以后不准开这种玩笑!”妈妈的脸上仍带着一抹红晕,艳艳的很是好看。

“咦,兔子!”我的面前突然窜过一只灰色的小兔子,右后腿一跛一跛地,好像受了伤。

“妈妈,快来,帮我捉兔子!”我好奇心起,向兔子追了过去。

那兔子也怪,一直跟我保持着十米左右的距离,让我刚好能看到它,却需要拼命奔跑才能跟得上它,妈妈怕我迷路,也只好跟在后面。不久,我们就远远地离开了那条小路,钻进了树林深处。

“小杰,别追了,快回来!”妈妈在我身后喊着,声音有些不安。

就在这个时候,兔子忽然一闪,钻进灌木丛里,不见了。

“唉呀……”我失望地转过身子,想回到妈妈和张叔叔身边去,可是已经晚了,噩运从天而降,或者说,从我拔腿开始追逐兔子的时候,一切就已经注定。

很多年后,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想,如果那一天,我没有去抓那只兔子,我和妈妈的命运会不会有所不同呢?

但那是很多年以后的事了。

现在,我根本连思考的闲暇都没有,因为一只虽然干瘦,却十分有力的胳膊从身后伸出来,勒住了我的喉咙。

“唔……”我闷哼一声,手脚下意识地拼命挥舞,却总甩不脱身后的那只胳膊。

很快地,另一只胳膊也伸过来,把我紧紧锁住。

“小杰,你怎么了?”妈妈的声音越来越近了,这次,明显地十分惶急。

终于,妈妈出现在我面前,她看见了我,同时也明白了发生的一切,可是,已经晚了。

“嘿嘿嘿,柳雅,我们又见面了。”妈妈的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高大的黑影,我眼睁睁地看着那个黑影伸出一双肌肉虬结的胳膊,把妈妈紧紧抱住。在那个黑影怀里,妈妈显得是那样弱小无力。虽然妈妈以前也是刑警,还受过专门的搏击训练,可终究还是一个女人,面对这些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她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不过,动手的是这个人,说话的又是另外一个。

一个又矮又胖的老头,脸上带着恶毒的冷笑,迈着四方步从林中走了出来。

妈妈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从头到脚,是一阵彻骨的凉意。

“有什么亲热话,回家再说吧,呵呵呵……”王仁举起手里的湿布,猛地捂在妈妈的鼻子上。

“唔……”妈妈只哼了一声,就晕了过去,瘫倒在那个黑大汉的怀里。

目睹这一幕,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甚至忘了叫喊。

王仁把湿布拿下来,阴恻恻地看着我。

“小子,沾你妈妈的光,让你也爽一下!”王仁再次举起那块湿布,狞笑着向我逼近,一股刺鼻的味道,越来越浓重地飘进我的鼻腔里,很快,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