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妈妈被强迫受精

第三章 梦醒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1:12:4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妈妈,我要吃冰淇淋!”朦胧中,我欢快地在街上跑着跳着,妈妈则带着迷人的微笑,跟在我后面。

“妈妈,给我买冰淇淋啊。”我指着街边的小摊,撒娇地哀求道。

“小杰要吃冰淇淋吗,好,爸爸给你买,拿着。”一只枯瘦的手伸了过来,手上捏着一只甜筒。

“爸爸?你从国外回来了?”我欣喜地去接,可是一看到说话的人满是皱纹的丑脸,满腔喜悦顿时化为无限的恐惧和绝望。

“王仁……”给我买冰淇淋的,居然是那个矮胖的老头!他笑眯眯地站在我面前,胳膊搂着妈妈的腰,而妈妈也一脸幸福地偎依在他怀抱里,好像一个听话的小妻子。

“不……不是的!”我大叫着,把手里的冰淇淋狠狠摔在地上。

王仁的身体突然模糊,逐渐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黑手那个凶神恶煞的大汉。

更过分的是,黑手竟然捧起妈妈的脸,与妈妈热吻起来,肥厚的嘴唇不停吸吮着妈妈的下唇,而妈妈竟也顺从地伸出香舌送进男人嘴里,口中发出娇慵的呻吟。

“不……不……”我歇斯底里地大喊,泪水决堤一般从脸上流下来。

“啊……不……”我猛地睁开眼睛,一下子从床上滚到地上。

原来……是场噩梦?

可是我的脸上,真的已经沾满了泪水,妈妈那销魂的呻吟,也仿佛还回荡在耳边。

过了好久好久,那种让我脸红心跳的呻吟……还是没有消失。

这个声音……不是梦!

我神智稍稍清醒,迟疑着把耳朵贴在墙上,呻吟声更加清晰了。

是妈妈的声音,真的是妈妈的声音!不会错的!

原来妈妈就在我这个房间的隔壁!

墙壁的隔音效果很差,只要我竖起耳朵,很容易就能听见隔壁传出的响动。

可是妈妈的声音有些发闷,似乎被什么东西捂住了一样。

又过了一会儿,王仁的声音响了起来:“呵呵,小雅,你接吻的技术很不错哦。”

原来……刚才的梦并不完全是假的!

也许正是因为隔壁传来这样的声音,我才会做那样的噩梦吧,不过……噩梦醒来,等待我的,不还是让人绝望的噩梦吗?

妈妈似乎被吻得有些窒息,大口地喘息了一会,这才说:“王仁,你已经得到我的身体,还想怎么样?孩子是无辜的,你先放了他,我保证以后任凭你们摆布!”

“嘿嘿嘿……”王仁奸笑了一阵,得意地说:“哼,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现在那小子就是我们最好的武器,让我们放了他,你也太天真了吧!”沉默了几秒钟,妈妈忽然惊怒地斥道:“你……别碰那里!”“哼哼,你的身体都是我的了,碰一下有什么不可以呢?这次是用手指,过两天,就用我的鸡巴!你的后面,应该还是第一次吧,嘿嘿……不知道你前后两个洞,哪个更紧一点呢?真是期待啊……”

我心中又是难受又是好奇,不知道王仁又在侵犯妈妈哪里,可惜终究是隔着一层墙壁,细微的声音根本听不到。

“对了,说起来,要我放你儿子,也不是不可以……”又过了一会,王仁突然开口了。

“那你有什么条件?”一听王仁肯把我放走,妈妈的声音透出了喜悦。

王仁却不肯再说了,只是打了个哈欠:“啊……我困了,条件么,明天再说吧――呵呵,你的身体好香啊,在监狱里那么长时间,好久没有搂着女人睡过觉了。”

不久,鼾声渐渐响了起来,隔壁再也没有什么声音。

我想跟妈妈说说话,至少让她知道我在隔壁也好,可是又害怕吵醒王仁,只好强忍着心中的思念,重新躺回床上。

或许是听到了妈妈的声音,让我安心了许多,闭上眼睛不久,我就再次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我被王大的一阵砸门声吵醒了,钥匙在他手里,他却在进门之前故意把门敲得震天响。

“小子,别他妈睡了,起来吃饭!”王大骂骂咧咧地开门进来,把我从床上一把揪起,提着我的衣领往外拖。

走廊的尽头,有一大块空地,已被歹徒们开辟成了餐厅。中间摆放着一张圆桌,王仁一伙围坐在那里,正吃得津津有味。

妈妈见我出来,马上向我投来关切的目光,可是一看见我的眼神,不由红着脸把头低下。

我呆呆地望着被王仁搂在怀里的妈妈,心脏一阵急跳。妈妈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粉红色纱质睡裙,露出两条光滑修长的美腿,里面只穿着一条白色的纯棉内裤,丰满成熟的胴体若隐若现,更要命的是,妈妈居然没有穿胸罩,两颗可爱的乳头把睡衣撑出两个尖尖的突起,一头乌黑长发随意地披散着,脸颊绯红,美眸迷茫无神,散发出一股慵懒的媚态。

“操,看什么看,赶快坐下!”王大强行把我按在一张小木凳上,扔给我一块面包和一碗牛奶。我饿了一天一夜,再也顾不上许多,抓起食物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妈妈看着我的吃相,脸上渐渐回复了些许神采,眼光也慢慢地变得柔和了许多。

“来,宝贝儿,尝尝这个。”王仁搂着妈妈的香肩,咬了一口面包,想嘴对嘴地送进她嘴里。我又是愤怒又是嫉妒,却不敢出声,只好低下头,大口大口地狠咬面包。

妈妈看了看我,脸上显出了决绝的神情,把头扭过去,不肯接老头送来的食物。

“操!”王仁吐出嘴里黏糊糊的面包,“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死了亲爹吗?

成天哭丧个脸给谁看呢!”一把抢过我面前的牛奶,泼在地上。

“不要……对不起!”眼看我又要受苦,妈妈立刻慌了。“你要我怎么做都可以,可是……先让他吃饱饭!”

王仁带着胜利者的姿态,又给我倒满牛奶,然后把奶瓶递给妈妈:“我要喝牛奶,你知道该怎么做了?”眼光色迷迷地盯着妈妈丰润的嘴唇。

妈妈咬了咬牙,颤抖着喝了一口牛奶,含在嘴里,然后羞涩地环住王仁的脖子。

王仁顺势把妈妈的腰搂紧,大嘴一张,覆盖在妈妈鼓鼓的小嘴上,同时腾出一只手,揉搓着妈妈丰满的雪乳。

“唔……”妈妈感觉一股巨大的吸力从男人嘴里传来,不由自主地连舌头也随着奶水一起奉献了出去。

看到王仁贪婪地吸吮妈妈小嘴和香舌的香艳场面,在场的歹徒们齐齐咽了口唾沫。

“哇,老爹,我也要……”王大流着口水。

王仁蹂躏了妈妈一会,满足地骂了句娘,把她推进王大怀里。

“嘿嘿,我要吃面包……”王大一面淫笑着从妈妈嘴里接过嚼成糊状的面包,一面在怀中动人的肉体上抚摸着。

就这样,整个早餐时间,妈妈在男人们的怀抱里传来传去,等歹徒们都吃饱了,她也累得香汗淋漓。

“早餐结束了,该上正餐了吧,我可是期待已久了哦……”王二不知什么时候钻进了妈妈双腿之间,短粗的手臂就要伸进妈妈的睡裙里。妈妈不敢反抗,只能紧紧并拢双腿,阻止王二对自己下身的侵犯。

“二子,先别急。”王仁把儿子从下面拉了出来。“办完正事,要怎么爽都可以。”

黑手冷冷地看了一眼沮丧的王二,对王仁道:“仁叔,那我这就出去了。”王仁点点头,叮嘱道:“做得干净点,找人的时候别让其他警察看见,也别让他打电话。”

“知道了。”黑手答应一声,转身下了楼。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妈妈一双美目怨恨地望着王仁。

“嘿嘿,请我们的一位老朋友来聚一聚喽。”王仁淫亵地笑着,对王大说:

“你,带着二子去准备一下。”

“宝贝儿,我们的前途,可就着落在你身上了哦,别忘了,只要这次成功,我就可以放你儿子离开这里。”王仁继续拿我作为诱饵。

“你说话算话?”妈妈当然不会轻易相信这个奸险的老家伙。

“我为什么要骗你呢?再说了,你现在根本没得选择,配合我们,你儿子还有可能活着出去,要是你坏了我的事,哼哼,今天晚上就是他的死期!你应该很爱你老公吧,难道想就这样让他绝后吗?嗯?”王仁挑起妈妈的下巴,很无赖地说。

“好吧,我听你的,”妈妈点了点头。“你要我怎么做?”王仁哈哈一阵狂笑,脸上浮现出得意的表情。

色虎是王仁在蹲监狱之前认识的一个酒肉朋友。当时,色虎是本市最大的黑帮――天门的一个狗头军师,两个人臭味相投,很快就混得熟了,经常一起去喝酒招妓。后来王仁落网,在监狱里蹲了十年,色虎却靠着他的阴险卑鄙,在这段时间里为帮派屡立大功,现在已经是帮里的第二号人物。

这一天,色虎正和新搞上的两个女人胡混,忽然手下人来报告,说王仁的助手黑手来了。

“黑子,听说你们刚从里面蹦出来啊,怎么,不赶快跑路,还留在这里等警察抓吗?”色虎地位高了,人也变得傲慢得多。

“虎哥,是这样的,仁叔好不容易从里面出来,实在不甘心就这么走掉,想在这里把仇全报了,然后再远走高飞,可是现在,我们人手不足,所以想到了虎哥,您如今已经是市里手眼通天的大人物,相信您一定有办法搞到一些武器和补给的。”黑手看门见山,直接把请求说了出来。

“哦,是来找我帮忙啊,”色虎拄着肥肥的下巴沉吟着。“那你们知道我的规矩吗?”

“知道,知道,”黑手赔着笑。“钱嘛,我们实在拿不出,但是……好在前几天我们刚刚搞到一个极品的女人,还没动过,所以……想请虎哥去尝个鲜。”“是吗?”说到女人,色虎的三角眼一亮。“是处女?”“呵呵,不是,不过我敢担保,虎哥看到了一定会满意的。”黑手笑道。

“真的?快,快带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