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妈妈被强迫受精

第四章 沉沦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1:12:4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虎哥,我今天特别为你准备一个神秘礼物,嘿嘿……一定会让你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一阵寒暄过后,王仁对迫不及待的色虎说。

“有什么刺激我还没享受过?如果是女人那你就太小看我了!老实说,明星我他妈的都上过好几个呢……哈哈哈……”满脸油光的色虎毫无顾忌地吹嘘着。

“嘿嘿……这个比那些明星还正点……”王仁添油加醋地说“处女吗?处女我也搞过……唉……算不清几个了。”色虎捂着脑袋,有些头痛的样子。

“不是处女,是生过孩子的少妇!”王仁神秘地说道。

“结婚的?”色虎脸色有点不悦。“结婚的有什么好玩?”“先别不高兴啊,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们设计了好久才把她弄到手,她叫柳雅,以前是个警花,就是抓我的那个刑警队的,现在是个中学教师,极品的尤物啊,嘿嘿……”

“操,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吗?”色虎一脸狐疑。

“不好我那敢送给你?又不是不想混了……而且她不但人美、个性又倔,搞起来更是过瘾……”

话音未落,王大和黑手抬了一个大木箱进来。

“打开它!”

两人将木箱放在地上,黑手用钳子拔掉铁钉,将盖子掀开。

“起来!让虎哥看看。”王仁手伸到箱子里抓住妈妈的手,把她拉起来,同时用威胁的眼神瞪了她一眼。

“哇……”色虎发出赞叹声,眼睛有些直了。

妈妈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虽然身体包得密密的,但那露出来的粉颈发鬓和纤手雪足,都像玉雕般的性感精致,腰带将她的柳腹束起来,勾勒出动人的曲线。

“真……真是个美人啊!”色虎不由得走近她,说话的声音兴奋得在发抖。

妈妈别过脸去,雪白的脖子反而看起来更性感,色虎乘机用手指轻抚她的脸颊。

“呜……”妈妈挣扎着想躲开,虽然已经被王仁威逼利诱地警告过,她仍本能地对这个色迷迷的男人产生强烈的抵触情绪。

“不可以躲!你今天是虎哥的,不能反抗知道吗!”王大抓着她的头发不让她乱动。

“没关系……躲才有意思嘛!嘿嘿……”

“让虎哥鉴定一下你的身体吧!”王仁董一声令下,王大就把她的手抓到头顶。

“放开我!住手!”半是本能半是事先王仁的安排,妈妈不停地抗拒着,可最终还是被王大提起来,只能踮着脚尖站立,色虎已伸出他的魔爪、轻轻揉捏起圆润的乳房。

“不……”妈妈辛苦而羞耻地扭动身体,色虎的手延着腰身而下来到浑圆的臀部。

“是我最喜欢的类型,奶子够挺,腰也很细……”他像在选牲畜般地评论妈妈。

“何不脱下来看呢?”王仁也有点迫不及待。

“哈哈,你也知道我喜欢的那一套!”色虎闻言大喜,他最喜欢粗暴地对待女人,于是双手抓住妈妈的浴袍前襟,用力往下一扯。

“啊……”一声惊呼,整件浴袍从妈妈身上撕裂开来,赤裸的胴体暴露在男人们的目光中。

“快,快抬上桌子!”色虎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桌子上的杯盘都推到地上,空出一片桌面。

“先看看下面怎么样吧。”色虎急急地分开妈妈修长的美腿。

“没想到结过婚了,小穴的颜色还这么漂亮!你是怎么保养的?还是你老公根本很少用?”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指轻抚红嫩的花瓣。

“唔……”妈妈忍着私处被玩弄的耻辱和骚痒,努力使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以减轻心灵的痛苦。

“味道真好……没什么腥臭!不像有些女人下体一股骚臭味,闻了就让人没兴趣。”色虎进一步把脸贴在灼热的蜜穴口轻轻磨擦。

色虎的油脸边磨边转动,磨擦面由脸颊慢慢转到肥厚的双唇。

“啊……不要……”妈妈娇躯一阵剧颤,那两片肥腻腻的厚唇已贴上她的肉缝,色虎像在和小穴接吻似的发出啾啾的轻响。

“呜……”妈妈感到极度的恶心,因为肥唇正和她的阴唇紧密接触。

“她喜欢被男人舔了,你不妨试试看,用舌头弄一弄她的阴蒂……她会很舒服的。”王仁在一旁鼓吹。在色虎来之前,他们强迫妈妈吃下了一粒增加身体敏感度的药丸,所以,他对这个美丽的女人很有信心。

“真的吗?我看看!”唇边都是穴水的色虎兴奋地抬起脸。

“不……没有……”妈妈噙着泪摇头,但色虎已再度把头埋进她双腿之间,用自己热呼呼的、黏黏的舌头揉她的阴核。

“啊……不……哼……哼……”超出平常十倍的快感一波一波地袭击她的大脑,妈妈的头已躺下去,举在空中的脚掌也绷直了。

“真的啊,好像舒服起来了”色虎舔着那颗变硬的黏滑肉豆,渐渐整张嘴吸上滚热的阴户。

“唔……咕啾……”蜜汁大量的流入他嘴里。

“嗯……”不知何时妈妈的玉手已紧紧的握住自己脚踝,变成好像自己把腿举开的姿势,让色虎舔吃她耻缝。

“味道真好……蜜汁好浓,不过一点不好闻的腥味也没有……”色虎抬起脸来舔着唇边的水汁,满足地说道。

妈妈的身子微微抽搐,在色虎的唇舌淫辱下,沁出了细细的汗珠。

“好啦!那现在就开始今天的重头戏吧。”王仁请色虎脱掉裤子,仰坐在沙发上。

“可以起来了!知道怎么样把肉棒装进去吧?”王仁命令着妈妈。同时小声道:“别忘了,你儿子的命就掌握在你手上!”

“嗯……”妈妈轻轻的应一声,只见她婀娜的站起身,向前跨到色虎那条大肉棒上方,纤手扶着他的肩头慢慢地往下坐,还没碰到龟头,嫩穴就感到一股逼近的热气。

“啊……”只见妈妈朱唇张启、雪白的粉颈也浮出细嫩的血管,样子好像很痛苦,原来龟头已顶在肉洞口,像团火一样在屁股下面烧。

色虎两条短腿打得开开的,那条笔直矗立的肉柱看起来真的很恐怖,黑色的血管纠结盘缠,简直就像根大龙柱,肉棒下吊着两团丑陋的肉袋,一直很兴奋的在抖跳,怎么看都觉得那个可怜的小嫩洞装不下这根巨物。

“啊……啊……”阴道黏膜好像开始沸腾,妈妈翻着白眼,指甲深深陷入色虎的肥肉中。终于坐到底了,火烫的肉柱塞得阴道满满的好不难受。

@@妈妈面对着色虎,一头秀发随身子的坐动像伞花一样散开落下、充满弹性的肉球也诱人的上下跳着。

“叫啊……大声的叫好老公……说你爱我……求我插你……不要害羞……”色虎像一堆颤抖的肉摊在沙发上、不停地蠕动屁股,要妈妈发出浪语来满足他。

被羞辱和折磨到极点的妈妈,唯一能让自己解脱的办法,就是强迫自己把奸淫她的色虎想成是爸爸。

“呜……老……公……哼……好老公……求你……插……小雅……嗯……小雅……爱你……插到底……啊……”这样一想,竟然产生无法形容的快感,因为她虽然很爱爸爸,但是爸爸已离家一个多月,让正值盛年的妈妈每天独守空房,无处排遣寂寞。这时,她刚好被弄得昏昏沉沉,眼前肥头大脑的色虎在她朦胧的视线中,慢慢变成爸爸的脸……

“老公变强壮了……真好……弄死我吧……我只属于你一个人……老公……你那根好粗……好强壮……弄得我的那里快烧起来了……”妈妈在心中不断地想着,越想身体承受的痛苦就越变成快感,水蛇般的腰身淫荡地扭起来,雪白的屁股“啪、啪、啪”地主动撞击着色虎肥嘟嘟的下体。

妈妈淫荡起来的样子令色虎更加兴奋,不过他也感到此刻的妈妈有点驾驭不住,双手不得不握着她的柳腰任她狂浪地坐动。

王仁事先并没有这样布置,不由得感觉有些奇怪,不知道她为何有这样的转变。

色虎自豪地以为是他的肉棒带给妈妈愉悦所致,他直起上半身,把脸埋进她柔软的乳肉中,张嘴咬住娇嫩的乳头。

“呜……”妈妈舒服得冷颤,双臂紧紧抱住色虎的肥头,屁股虽不似刚才上下套得那么厉害,不过却用力蠕动起来,让火烧般的肉棒和龟头充份磨擦麻痒的花心和黏膜。

“哼嗯……吸吸小雅的乳头……那里好胀……”妈妈哼着哼着,竟求色虎吸她的乳房。应着美女的要求,色虎两片厚唇立即像吸盘一样占据乳尖,舌头逗弄着柔嫩的樱桃吸吮起来。

不多一会,妈妈又开始骑在色虎身上上上下下地狂扭,而且比先前更加的放荡,美丽的秀发跟着乱甩,由于药物的刺激,没多久,湿亮的胴体开始痉挛。

“呜呜……老公……人家……到了……”大量的阴精随着剩余的力气一起从体内泄出,色虎一手揽住她向后仰的纤腰,妈妈张大嘴放声地呻吟,原本绷紧的身子慢慢地软下去,最后完全瘫倒在色虎怀里。

“泄了吗?真没用!我那根还没吃饱呢!”色虎抚着她汗汁淋漓的玉背,问道。

“泄……出来……了……志国……你好强……”妈妈不自觉地念出了爸爸的名字,幸福地把脸贴在色虎油腻腻的胸膛上。她看起来很虚弱,不过说话的模样却是娇柔而甜蜜。

“操!谁是志国?跟老子做还想着别的男人!”色虎到现在才发现原来妈妈把他想成别的男人,难怪变得又浪又骚的样子……

“这可恶的骚货!还敢把她丈夫的名字挂在嘴边,非要好好整治不可!”王仁也是惊出一身冷汗,生怕到手的援助就此飞走,忙抢着帮色虎说话。

“对!你给我起来!”色虎怒冲冲地抓起她的下巴。他有权有势,怎忍得下女人被他搞时还喊着别的男人的名字,这对他而言简直就是戴绿帽的羞耻。

“让她清醒一点!”王仁拿了一杯水缓缓地往妈妈脸上淋下去。

“现在换个方向来作吧!”色虎气哼哼地把妈妈的正面转向外。

“我不行……我已经丢了……”妈妈恢复了神智,这才发现刚才错把别人当成了自己的丈夫,又是失落,又是羞耻。一听色虎还要奸淫自己,急忙虚弱地哀求,同时双手按在色虎的大腿上,两条修直雪白的腿斜并在一起,上身辛苦地往前倾。

“啊……”色虎的肉棒又毫不怜惜地上上下下挺动起来。

“不要这样……”妈妈又羞又痛地努力仰直腰身,色虎还把她的双手抓到背后,另一手尽情地搓揉她的乳房。

“叫好老公啊……求我用力插啊……像刚才做爱时……那样大声叫……叫愈大声我就让你愈爽……”色虎抓着她的柳腰,猛烈地挺动下体,湿红的嫩肉被长满粗筋的大肉棒捣得噗啾噗啾地响。

“呜……呜……”妈妈辛苦地闷哼,却怎么也不肯叫。

“快叫!”色虎两只肥短的魔爪猛然抓住那两粒跳动的肉球。

“啊……”妈妈感到全身都软了,下体和胸前的侵犯几乎要把她弄到发疯。

“要叫得爽一点!叫好老公!求我用力插你,知道吗?”色虎轻轻揉着手里的肉球在她耳边提醒。

王仁见妈妈如此固执,恼怒地骂道:“妈的,虎哥让你叫你就叫,哪那么多事!”

“好老公……插我……”妈妈含羞带泪地轻喊。因为王仁掏出了之前从我身上搜走的家门钥匙,在妈妈面前偷偷地晃动。

“既然是你求我,我就插到你爽死为止!”色虎再度握紧她的纤腰,下体又“啪啪啪”地猛挺,粗红怒张的肉棒像根老树一样摧残着红到快出血的小嫩洞。

“啊……呀……”妈妈像骑着跑马似的,身子上上下下地耸跳。色虎一手扶着她乳房下方、一手移到肥美的臀部用力抓揉。

“不行,我没力气了……”妈妈已经无法再坐稳,整个人向前趴,两手按在地上。色虎索性站起来抬着她大腿,改用老汉推车的体位继续顶着妈妈。

“啊……不……啊……不要了……停下来……啊……我……我不行了啊……啊……”妈妈被迫两条腿像狗一样夹着色虎的肥腰,手臂已经没力了却还得撑住上身的重量。

“很累是吗……可是我一点想射的感觉都还没有……你努力一点扭屁股……叫得更浪一点……看我会不会有感觉?”色虎越战越勇,肚子一圈湿腻腻的肥油“劈劈啪啪”地猛烈撞击着妈妈的圆臀。

“呜……好老公……插死小雅……啊……让……让小雅……怀孕……啊……快点……射在小雅……肚子里……”妈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叫得如此淫荡,她只想赶快解脱,于是一边哀媚地淫叫,一边卖力地扭屁股去讨好那根要命的肉棒。

“哦……好像……感觉来了……哦……真的……再叫得下贱一点……屁股动大一点……多说一点生孩子的事……我喜欢听这个……”色虎对她的反应开始有了感觉。

“好……好老公……呜……让我……帮你生……孩子……呜……射到……里面……让我怀孕……”妈妈又叫又扭已经快没力气了,色虎虽然喘着气流了满身臭汗,但那根火红的肉肠仍一下接一下,扎实地撞击着妈妈扭动的白屁股,看来要他射还得一段时间,或许色虎的体型肥大,每一次结合都顶得妈妈眼前发黑,几乎要昏厥。

“喔……再一会儿……就来了……加把劲……别像个死人……”色虎“劈哩啪啦”地加速冲顶起来。

“啊……”妈妈看到了结束的希望,凝聚起全身最后一点力气,拼命扭动纤腰,套弄着体内的肉棒。

“妈的……我……射了……”色虎涨红了脸,肥短的十指深深地陷进她白嫩的臀肉,同时阴茎上的血管也扩张得更粗,血液在里面奔流,已抵入很深的龟头暴长一圈、彷佛岩浆般灼烫的浓精灌入妈妈的子宫。

“呜……”紧紧接在色虎下体的美臀像被沸水烫到似的疯狂扭动,那精液的温度出奇地高,对女人而言简直就是一种刑罚,妈妈受不了灼热就会拼命地动屁股,动得越利害男人就越爽。

当那根肆虐完但仍硬梆梆的肉柱从翻肿的小肉洞拔出时,妈妈嘤咛一声,当场软了下去。色虎的鸡巴从妈妈阴道里滑落出来,上面黏满了白白的浊汁。

“帮我把鸡巴舔干净才让你休息,不然,再搞你一次!”色虎却还不放过妈妈,抓起她的头发,将黏糊糊的阴茎送到她唇边。

“嗯……哼……”妈妈虚弱地伸出红红的舌头,一口一口慢慢地舔起来,这时白白的浊精也正延着她的腿根流下。

妈妈舔净了黏在肉棒上的精水,再把肉棒吞到口里吸得湿湿亮亮,色虎才满意地放开她的头站起来。

“虎哥,你想不想让她为你生个孩子啊?”王仁淫笑着在旁说道。

“好主意!让她怀孕,然后叫她老公认我的帐,哈哈……”色虎听得兴奋不已,虽然连妈妈的老公是谁他都不知道,但能给别的男人戴上一顶绿帽子,还是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

“让她头下脚上,将精液留在里面!”王仁指使着黑手抱起妈妈。

“不……不行啊……”妈妈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黑手倒栽着放在沙发上,两条腿凌空弯曲地打开,翻红的耻沟和肉瓣上都是白白的精液。肮脏的精虫原本已在向外流了,这会儿却因妈妈被弄成了倒栽的姿势,又慢慢地浇回子宫里了。

“我不要生孩子……你们放我下来……”任凭妈妈苦苦的哀求,这些男人都无动于衷,王大还抓着她的小腿使她无法乱动,妈妈就这样眼睁睁地让精液充满子宫。

过了几分钟,黑手才把她抱下来。其实色虎也不是真想让她生孩子,只是觉得让这个女人被他授精是件很兴奋的事。而王仁就更不会在意了,因为每次搞过妈妈以后,他都有喂妈妈吃避孕药,这么说只不过是为了让色虎满足一下变态的心理罢了。

色虎喘了口气,满足地舔舔嘴唇,用手抹了一把额上的汗珠,哈哈大笑道:

“老王啊,真有你的,哈哈哈哈……这妞不错,真不错!哎呀,好久没这么爽过了!”

王仁一听,眼中立刻放射出亮光,忙趁热打铁,谄媚地笑道:“嘿嘿嘿……应该的应该的,拿来孝敬虎哥的货色,怎么会差了呢?”又凑过去低声道:“虎哥,那你看我说的那件事……”

色虎啪地一拍汗津津的胸脯,大咧咧地道:“没问题,包在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