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妈妈被强迫受精

第六章 失误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1:12:4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王仁新的藏身之处居然是在B市的一家洗浴中心里。靠近大街的一面,洗浴中心的牌匾装饰得金碧辉煌,走进大门,里面的装修也极其考究,看起来很是高档。

车停在门口,飞机带着我们大摇大摆地从正门走了进去。

中心里的迎宾小姐一看飞机来了,立刻绽放出最灿烂的笑容。

“哎呀,飞机哥您来啦,可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着您了,小敏和小珍她们想你想得都要得相思病了呢!”

飞机似乎很吃这一套,呵呵淫笑着捏了捏迎宾小姐的脸蛋:“是吗?那一会我就好好喂饱她们,你呢?你有没有想我……的那个呢?”说着猥琐地挺了挺下身。

“哎呦,飞机哥你好坏呀。”

把迎宾小姐嗲嗲的声音甩在脑后,我们左拐右拐,来到了洗浴中心的后院。

“就是这里了,”飞机指着面前一座两层高的小楼说。“你们的住处是在二楼,完全可以放心,我们虎哥和政府有着很深的关系,警察根本不敢到这里来查案,安全绝对没有问题。”

王仁忙向飞机道谢,飞机很大度地挥挥手:“没什么,这都是虎哥的安排。

仁叔在这里千万不要客气,当成自己家里就好,我的兄弟会帮你们把东西搬上去的。”

男人们又开始忙碌,把我和妈妈丢在一边。

“小杰,你过来,”妈妈左右看了看,一帮歹徒和小混混都忙着搬东西,没有人监视我们,急忙把我拉到一边。“跟妈妈说实话,你为什么不肯走?”我任凭妈妈拉着,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说话呀,你想急死妈妈啊?”妈妈的声音有些哽咽了。

“喂喂喂,你们俩在嘀咕些什么?”王仁远远地呵斥。

“哈哈……人家母子情深嘛,想交流交流感情,沟通一下呗。”王大应声答道。

“要沟通去上面沟通去,别在这里碍手碍脚的。”于是,我和妈妈被王大带进了二楼的一间屋子,随后王大砰地关上房门,又上了把锁。

“好了,现在那些罪犯都不在,没人会听到的,你可以和妈妈说了吧。”妈妈仍坚持想从我这里听到答案。

“好吧,”我叹了口气。“妈妈,你跟我说实话,如果我今天离开了,你真的会想办法逃走吗?真的有办法逃走吗?”

“我……当然了,我当然有办法逃出去。”妈妈迟疑了一下,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真的是这样吗?”我直直地看着妈妈的眼睛。“你根本就没想活着出去,是不是?妈妈,你真傻,如果你不在了,小杰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小杰……”妈妈愣住了,她没想到我竟然猜到了她心中的想法。

“妈妈,要走就一起走,否则的话,妈妈为我受了这么多苦,我也要陪妈妈一起!”我斩钉截铁地说。

妈妈又一次哭了。

“小杰,你……你长大了,像个男子汉了……”“妈妈,都怪我不能保护你,还连累你受欺负……”误会全都澄清,我们母子俩抱头痛哭。

“不,不怪你,小杰,妈妈答应你,以后无论如何也不会丢下你在这个世界上不管,我们要走,我们母子俩一起逃出去,让这些歹徒受到法律的制裁,好不好?”

“嗯……”

我们尽情发泄了一会,渐渐止住眼泪。

“妈妈,他们欺负你的时候,你疼吗?”我傻傻地问。

妈妈的脸刷地红了。

“呃……大部分时间,是很疼的……”

“那……除了疼以外……”我的好奇心不合时宜地膨胀起来。

“小杰,不要问了好不好?”妈妈有些受不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即一阵响动,门锁居然被打开了,出现在门口的,是那个猥琐的侏儒王二。

原来,王仁他们都在忙着搬东西,王二个子小,帮不上什么忙,站在楼下闲得有些无聊。他的脑袋里,一直晃动着妈妈赤裸的身体。几天以来,从王仁、王大到色虎,他亲眼目睹了好几场活色生香的春宫戏,满腔欲火无处发泄,几乎要憋死。

“妈的,欺负老子个小,不让我碰那个婊子,今天他们都忙着搬家,正好让我去找柳雅亲热亲热……”得意地想着,他趁王大不注意,从大哥兜里偷出了房门钥匙,直奔二楼而来。

“你要干什么?”妈妈冷冷地问道。

“嘿嘿嘿……小雅,我想……这个……跟你亲热亲热。”王二傻乎乎地谄笑着。

“你……你给我出去!”好不容易有和我单独相处的机会,妈妈哪里肯让这个侏儒破坏了气氛。

王二却不管那么多,晃着手中的钥匙大摇大摆地走进屋子:“嘿嘿,这可由不得你。”

妈妈愤怒地望着他的背影,刚想说什么,忽然眼睛一亮,见我张嘴想骂他,忙向我摆了摆手。

我一愣,马上明白了,心脏骤然加快了跳动的速度。

这可是我们逃脱的好机会啊!

和身强力壮的王大、黑手不同,王二是个侏儒,个子矮,力气又小,甚至比起又老又瘦的王仁都差了很远,偏偏他又是王仁的小儿子,只要挟持了他,我们就能逃出去了!

王二哪里会想到我们俩正在打他的主意?还在打量着这间屋子。

妈妈咬了咬嘴唇,猛地向王二扑去。

不愧是受过警校的专门训练,妈妈这一下擒拿又狠又准,王二连一点反抗都没有,就被扼住了喉咙。

“唔……”王二的眼珠凸起好大,短粗的手臂徒劳地挥舞着。

妈妈哪里肯给他挣扎的机会,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钥匙,把尖端抵在侏儒脖颈的大动脉处。

一击成功,我和妈妈都是喜出望外,互相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希望的光芒。

“啊……救……”王二拼死反抗,最终还是喊出了半句话,声音凄厉恐惧,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怎么回事,二子搞什么鬼?”楼下的男人们听到了声响,最终发现是从二楼传出来的,于是王仁一伙,和所有的色虎手下都一股脑地涌上了楼梯。

“柳雅,你活腻了?”王仁当先冲上楼,一眼就看见了被妈妈掐着脖子的王二,脸色顿时剧变。

“少说废话,现在你儿子在我手上,赶快放我们母子离开,否则,就算你把我们杀掉,我保证你儿子也活不成!”妈妈手上稍稍用力,钥匙的尖端深深陷入王二的脖子,痛得他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我吓得发抖,躲在妈妈身后。

“妈的!”黑手一跺脚,就要冲上来。

“你给我退回去,二子在她手上!”虽然是个先天不足的侏儒,但毕竟还叫自己一声老爹,王仁还真的不敢乱来。

“让我身后的那些人全下楼去,然后跟你们站在一起!”妈妈用余光扫了一眼身后楼梯上聚着的男人,他们都是色虎的手下。

“听她的,听她的!”王仁显然也无计可施,只是用怨毒的眼神死死盯着妈妈。

“妈妈,他们都到对面去了。”我拉拉妈妈的衣袖,小声说。

“好,跟我并排往后退。”妈妈神色如常,只是脸色有些苍白。

我们紧张地一步步向身后的楼梯退去,王仁一伙则步步紧逼。

我们就要成功了!

只要再过几秒钟,我们就可以退到楼外,然后退到大街上,到了街上,我们就几乎安全了!

可是……有时候天堂和地狱的距离,只有几秒钟。

我和妈妈都忘了一个人,一个在几秒钟后,把我们推回地狱的人。

飞机!

自从到了洗浴中心的后院,飞机就再也没有露面,他简单安排了一下,就找老相好小敏和小珍鬼混去了。

刚才有小弟报告说后院出了事,王仁带来的那个女人劫持了他的儿子,想要逃跑。飞机不动声色地抓了一根电棍,悄悄来到后院。

他进来的时候,我和妈妈正全神贯注地和王仁一伙对峙,所以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等我们向另一边的楼梯退去时,他从我们身后悄悄摸了上来。

我的神经紧张而兴奋。马上我和妈妈就要自由了!我暗暗地想。

可是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不安。

不经意地回头一看,居然有一个肌肉男出现在我们身后。

“妈妈,小心……”话刚出口,可是已经晚了,那个男人狞笑着伸出电棒,抵在妈妈腰上,同时打开了开关。

“唔……”一阵电火花灿烂地划过,高压瞬间流遍妈妈的身体,连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妈妈抽搐着倒在地上。

形势突变,王仁一伙大喜过望,急忙冲上来,把吓呆了的我狠狠按在地上。

“妈妈……”脸贴着冰冷的水泥地面,我徒劳地伸出一只手,想拉住妈妈。

可是,这一个微不足道的要求,也被飞机无情地扼杀了。

飞机收起电棍,把同样触电而昏厥的王二扔给王仁,弯腰抱起了妈妈。

“呵呵,仁叔,你这个女人还蛮有味道的嘛,够辣,我喜欢!”飞机伸出舌头,淫亵地舔着妈妈的脸颊。

王仁惊出一身冷汗,直到现在还在后怕。

“妈的,是我的疏忽,这小贱人还他妈没有死心,一会儿一定好好教训她一顿!”

“呵呵,仁叔想如何教训呢?这种女人,一身细皮嫩肉的,如果打坏了,岂不可惜?”飞机阴阴笑道。

“飞机哥的意思是……”王仁不解地望着他。

“不如仁叔把她交给我,我保证把她调教得服服帖帖!”飞机说着,眼中泛起饥渴的光芒。

“呃……那好吧!”王仁虽然不太愿意,但现在寄人篱下,飞机又是色虎的心腹,既然人家开口了,也就没有什么拒绝的余地。

“呵呵,多谢仁叔了,来人啊,把这小子也一起带走!”说完,飞机哈哈大笑,抱着妈妈向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