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妈妈被强迫受精

第七章 摧残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1:12:4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B市郊外,一座废弃的铁皮屋内,数盏聚光灯将屋内照得一片通明,原本荒废已久的地方一下子来了许多人。

从简陋的屋顶中央垂下一根粗大精亮的铁链,一直延伸到下面至少有两公尺长。

妈妈就被吊在这根铁链的尽头,一对玉腕被铐住,雪白的粉臂也完全地被向上扯直。

诱人的婀娜胴体早被扒得一丝不挂了,只剩一条特别为她准备的、无比猥亵的“内裤”。那是一层薄薄的卫生纱布,像丁字裤般由前面绕过两腿中间,再用绵绳当裤带系在她纤腰上。

然而加诸她身上的羞辱还不只这些,飞机的两个小弟,黑皮和阿亮正各各自扛起她一条修长的美腿,在膝盖稍上的地方捆上麻绳。

妈妈不知被那个男人的内裤塞住嘴巴,秀净的脸蛋布满了懊悔的泪痕,不断扭着被吊起来的身体呜呜悲鸣。

“OK!完成了!”黑皮和阿亮兴奋地对望一眼,将手中剩下的麻绳往上一抛。

绳子绕过屋梁后掉下来,他们各执一根,缓缓地把那双美丽的大腿吊起来。

“呜……呜……”一时间妈妈的雪白肉体疯了似地扭动,却一点也阻止不了两条玉腿越离越开的残忍事实。

黑皮和阿亮把她两腿吊成门字型後,才将绳子固定住,不愿自己变成这种羞耻模样的妈妈,只能奋力挺动纤腰和屁股,赤裸的身体悬空挣扎,只是这种凄美悲惨的景象不但没得到同情,反而将现场男人的兽欲撩拨最高点。

@@“嘿嘿嘿……哭吧!越哭我越喜欢呢……”精赤着刺青上身的飞机走到她面前,伸出粗糙的大手,沿着妈妈的内臂、腋下、乳房,慢慢抚摸到不安地缩动的柳腹,还要继续往下。色虎不在,他就是这里的老大了。

另一边,我被绑在一根柱子上,眼睁睁地看着将要发生的一切。

@@“呜……”妈妈拼命地摇头,泪珠如断线珍珠般滚下来,飞机的手却绕过重要部位,手指停留在白皙紧绷的大腿根上,不住游移。

那片纱布象征性地掩过股沟,不过它并不够宽,部分粉嫩的耻丘仍然露在外面,而且只有薄薄一层,隐隐约约还能看到里面的粉红色嫩穴。

“真是美呆了,难怪虎哥那么喜欢干你,嘿嘿!”飞机舔着唇,蒲扇般的大掌又沿她大腿内侧往下爱抚,经过颀长修直的小腿,来到白皙柔软的脚ㄚ上。

“呵呵呵……连脚都保养得这么好,又软又滑,摸起来真舒服……”他蹲下去,将妈妈的玉足捧在掌中仔细端详。

之前被王仁、王大和色虎奸淫时,都很少有人触碰过的脚心,贴在陌生男人湿热粗糙的手掌上,令她感到极度恶心。但腿被吊着,脚趾连地都够不到,根本也无法反抗。

飞机欣赏了一会儿,竟开始恶虐地搔她脚底,妈妈只感到一阵麻痒从脚下传来,当场像离水的鱼儿般痛苦地挣扎,铁链被她摇得嘎嘎作响,身体很快就布满了汗水。

“真可爱啊……你真的已经过了30岁吗?怎么我觉得你只有二十四、五岁一样?”飞机兴奋地欣赏着她痛苦模样,那五根洁白的脚趾头紧紧勾起来,脚掌拼命扭动想躲开凌虐,但怎么也逃不了他手指的肆虐。

“怎样?飞机哥正在玩你妈妈呢?好好看着吧!”旁边一个混混将我推到前面,压着我的头,强迫我看妈妈被飞机欺负的样子。

@@“呜……”妈妈和我的目光相触,更是哀羞得无地自容。

我心中一痛,颓然垂下脑袋。

老大才刚搔完她的脚心,现在正把脚趾头轮流含进口中吸吮,一直将十根嫩趾舔得湿湿亮亮,他才满意地停下来,又仔细端看了一会。

@@“对了!这么美的东西、应该涂点颜色更好看!去去……拿指甲油过来!

我要亲自帮我的宝贝儿涂上去。“飞机心血来潮,兴奋地吩咐道。

立刻有小弟拿了几瓶指甲油过来。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到准备这些东西的,或者说,这是他们凌辱女人的一种保留节目。

飞机挑了一瓶淡红半透明的指甲油,在为她上色前,还十分专业地在妈妈每根脚趾的缝隙塞上小团的棉花。

美丽的玉趾映着洁白的棉团,模样更加令人爱不释手了。

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个流氓的技术居然很好,妈妈的双脚在他润色下显得更加性感诱人,上好指甲油后,为了不浪费时间,还有人拿着吹风机慢慢将她的脚趾头烘干。

“嘿,美人儿,你现在更美了,和哥哥亲一个吧!”飞机站起身,拉出她口中的塞布、一手环住她的纤腰、一手勾住她后颈,硬要把双唇印到她嘴上。

“不要……呜……不要……”妈妈一能出声就大声悲叫。眼看就能逃出歹徒们的魔爪,却在最后的时刻前功尽弃,而且刚刚从昏迷中醒来,就受到这样的欺辱,对妈妈的心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本来一直坚守的心理防线已经接近崩溃,脆弱和无助的一面逐渐展现出来。

她一双白软的乳房被迫贴在飞机的胸膛,那混蛋还粗鲁地在她脸上索吻,被悬绑在半空中的身体根本无从躲起,只有尽她所能的转头闪避。

妈妈的体力和毅力很快就在挣扎中用尽了,飞机最后还是吸到那两片的柔软樱唇。

对女人经验丰富的他,舌头轻易地就顶开两排贝齿,入侵到香甜的小口中尽情吸吮。

“看!你妈妈在和飞机哥亲热哎,两人这么来劲,你看了是不是很爽啊?”那混混又逼问被按在地上的我,而我只是一声不吭。

“问你呢小杂种,你他妈哑巴了?”混混见我没反应,竟不满地朝我的屁股踢了下去。

@@“是……是……”我只好违心地小声答道。

“是什么是啊?抬起脸看看你妈妈被飞机哥亲到发浪的样子!到底有什么感想?”混混凶恶地骂道,同时往后扯紧我的头发,逼我抬起脸来。

妈妈悲羞地流着泪,也正凄然无助地望向我。那两片可怜的嫩唇被飞机用力吸得几乎扭曲,一小截香舌露在外面,其他的部份都被啜在男人嘴里。

“谢……谢谢飞机哥……疼爱妈妈……”我颤抖地向正在奸辱我妈妈的男人说谢。

@@妈妈无力地闭上眼睛,两行清泪顺着滑腻的脸颊滑落下来。

“听到没?他说谢谢飞机哥呢!哈哈哈……妈妈被别人玩,他还谢谢呢……”混混夸张的怪叫出来,其他混混也跟着起哄大笑。

“你们……你们都是魔鬼!”好不容易飞机过足了瘾,松开她的小嘴,妈妈羞恨激动地朝飞机大叫。

“你还敢骂人!你下面还不是都湿掉了?”飞机又蹲下身,手指轻轻抚摸她两腿间纱布掩盖的肥软私处,那里已经湿成一条线了。

原来飞机把我们带到这里之前,王仁为了讨好这帮古惑仔,又给妈妈喂下了那种增加身体敏感度的药丸。

“呜……放手!”妈妈不甘心地扭动屁股,飞机的手指却更加放肆地在那条湿线上来回抚触。

由于纱布很薄,织眼也不紧密,因此蜜汁很快就渗出外面,老大的指尖已经能从那里沾起一条水丝了。

“喂!你妈妈下面湿了耶!怎么办?是被老大弄湿的哦!”混混碰不到妈妈的身体,再度扯起我的头,恶虐地问。

“你们这群坏蛋……”我咬着牙从嘴缝挤出两个字。

“妈的,你说什么?再说一次!大声一点!”混混用力抓着我的头发粗鲁摇动。

“别……别打我……”我吓得大哭,又换来现场一阵虐笑。

@@妈妈只有闭上泪眼,不敢看发生的一切。

“嘿嘿……帮她来个SPA吧!”飞机和皮肤黝黑的黑皮在手上抹着浓浓的乳液,开始为妈妈作全身爱抚。

黑皮粗糙的大手从她身后围绕到胸前,握起那两团白皙软嫩的乳房不停地揉挤,妈妈悲鸣着挺动身体抗拒,樱桃般的奶头却已经诚实地高高勃起。飞机则是把乳液涂在她美丽脚ㄚ上,爱不释手地摩挲爱抚,每根脚趾头都仔细照顾到,才慢慢沿着小腿、大腿,上到两片美臀,最后更伸进了那片内裤里面,抚摸整个股沟,手指顺便逗弄紧致的菊门。

悲苦万分的妈妈在儿子面前,被男人用手指粗鲁地抠弄敏感的肛门,却除了哭泣扭动外完全没办法闪避,而且大手在里面肆虐、纱布已经很难掩住嫩穴,湿红的花瓣和耻肉从边隙被清楚看到。

“嘿嘿……湿透了吧,你真是万人迷啊,美人……”飞机和黑皮终于停止玩弄她,妈妈却已虚脱得直喘气,美丽胴体泛着乳液的油光,肌肤上不断有汗水滑下来,显得更是火辣诱人。

“漂亮的美人,在这里尿尿给我们看看吧?”飞机将妈妈的秀发抓在手中轻抚,同时淫笑着变态地要求道。

@@“不……”妈妈拼命摇头。

“我最喜欢看美女在我面前尿尿了,你竟敢不配合!”那飞机慢慢揪紧她的发根、残酷地威胁道。

@@“不……”妈妈倔强地哭叫回答。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嘿嘿,让女人失禁我有好几十种办法!”飞机脸上露出恐怖的笑意。

@@“飞机哥,要给她灌水吗?”一脚还踩在我屁股上的混混问道。

@@“不用!灌水就太老套了,我要她硬挤出尿来。”飞机胸有成竹地说。

他向手下要来一盏酒精灯,还有一只矮板凳,指挥那些混混将板凳放在妈妈屁股下面,在板凳上放上酒精灯并将火点燃,火焰离屁股只有大约三十公分。

“呜……”妈妈紧咬住下唇,一条条汗水从优美的背脊滑下,挺翘的乳房和平坦柳腹上也布满了大小的汗粒。

酒精灯在她屁股下面的烘烤已经超过五分钟了,虽然这样的距离不会烧伤皮肉,但是两片嫩臀和耻穴感到暖烘烘的,涂抹在身体的乳液在温度升高下更泛着油亮光泽。

“不好受是吗?趁你屁股还没熟之前,赶快尿尿把火淋熄吧!”飞机卑鄙地逼迫着妈妈。

“不要……我办不到……”妈妈虽然辛苦的挣动着,却一点也无法作出这种事。

由于正值夏天,晚上郊区虽然较为凉爽,但铁皮屋内人多、加上聚光灯的照射,因此温度仍然很闷热,妈妈被悬吊着已够苦了,还必须忍受屁股下慢慢增加的热度,整个人就像刚从水池中捞起一样,连头发都是湿的,汗珠一颗颗地甩落到地上。

飞机怕她会流汗到虚脱,因此不时命人喂水给她喝,只是妈妈就是倔强地不肯在众目睽睽下撒尿,让他开始急躁起来。

“飞机哥,这娘们这么能忍,不如叫她儿子帮她弄弄吧?”旁边的混混邪恶地建议道。

“嘿,我怎么没想到?真是个好点子!”飞机听到这龌龊的主意,当场兴奋得几乎跳起来。

“不……不要……你们这些禽兽……”妈妈惊羞的哭着摇头,但我已经被他们拖到敞开的两条玉腿下。

混混把我背在身后的双手解开,在他面前摆了一排的工具。

“随便你怎么用,不过三分钟后……如果你妈妈还没尿出来,我就用酒精灯烤熟你的老二!”飞机恶狠狠地拉住我的头发威胁道。

“不要伤害他!我……我尿就是了……”妈妈几乎要把洁白的牙齿咬碎,可是正如王仁说的那样,我是妈妈最大的弱点。

不多久,那群男人看到掩过妈妈胯下的纱布迅速湿开,紧接着金黄色的液体就从两腿间倾泻下来!

“小杰,你……不要看……”妈妈痛苦地转开脸,热腾腾的尿水不仅从肉缝洒出,一部分还延大腿内侧滴下来,流得股根处湿漉漉一片,纱布也早就变成完全透明的薄膜,黏在耻户上一直滴着残尿。

那些流氓移走了酒精灯,改放一只铁脸盆在地上,只听到“叮叮咚咚”尿液打在盆底的悦耳响声,悲愤屈辱的妈妈,只恨自己为什么不能马上死去。

@@妈妈赤裸的娇躯在铁链悬吊下微微摇晃,她已经没力气再做任何挣扎了。

“好!接下来换我上场了,嘿嘿……”飞机从小弟手中接过一支电动阳具,扭开开关后,假龟头和阴茎立即像虫一样扭转起来。

“知道这是什么吗?”他将那可怕的替代品举在妈妈眼前,我则被混混拖到旁边继续目睹妈妈被凌辱。

妈妈勉强抬起脸来,双眸凄朦朦的,只看到一颗栩栩如生的假肉菇在眼前晃动。

“我要把它放进你的肉洞里,你可要用力夹紧,要是掉出来的话,嘿嘿……就塞进你儿子的屁眼里!”飞机残忍地威胁道。我感觉屁股一紧,吓得浑身不住颤抖。

“不……不要……”妈妈虚弱地摇着头,只是除了流泪和喘气外,就再也没有多余力气挣扎了。

飞机拿着电动男根,先故意在她股沟上顶着玩弄一阵子,直到两片玉臀随着被刺激到的部位反射性夹紧,才满意地笑道:“很好!等一下进去后,就是要这样用力夹紧,现在要开始了……”他缓缓地将扭动的塑胶龟头移到湿穴口,从两瓣阴唇中间挤进去……

“不要!停下来!求求你……”原本已气力用尽的妈妈再度全身绷直,泪如泉涌般滚下来。阴道一寸一寸被撑开了,一直顶到子宫才停止,原本粗长的假阳具,现在竟只剩一小截露在体外扭动。

@@飞机兴奋地提醒道∶“我要放手了,用力夹紧,知道吗?”“不……我不行……拿出来……”妈妈俏脸惨白,激烈地哀求颤抖,绷满的大腿根浮出嫩筋。但那流氓根本无视她的痛苦,由于假男根的龟头做得特别大,阴道想不夹住它都不行。

“还有一根小的!”飞机手中还有根铅笔粗细的塑胶男根,也一样会淫秽地扭动。“嘿嘿……这根来塞你的小屁眼,尺寸刚刚好!”“不……不可以了……我会死的……”妈妈哭着乞求,却让欺凌她的男人更为亢奋。他在假男根上抹了些乳液,蹲在妈妈屁股后面,抵住缩动的菊心转了几下,就残忍地往前插入。

“啊……不要啊……”只听妈妈一声哀叫,两片臀肉绷紧到极限,想固守处女的肛门,结果只将阴道里的硬物夹得更紧,沾了乳液的假男根却一点也不受阻地往深处进入……

@@“嗯……啊……不要动了……呜……求求你……噢!……别那样……”飞机又开始粗暴地拉送她肛门里的假男根,雪白的肉体痛苦地在空中扭动,阴道里的电动阳具也固执地做相同方向的旋转,在强烈的充塞感和酸麻刺激下,淫水早已泛滥决堤。两腿间挂满透明的水汁,臀沟和大腿肌肉间歇性地用力夹紧和放开,简直就像在吸吮两条假男根一样。

“飞机哥,我们一起来帮忙了!”两名混混走过来,一名蹲下去,抓住露在嫩穴外扭动的假男根末端,和飞机一进一出地轮流捅着阴道和肛门。

妈妈被摧残得哀啼声响彻整个屋子,淫水流了那混混和飞机满手都是,还有一名混混又拿起另一根电动阳具,不停地挤弄她充血变硬的乳头。

“噢……”妈妈十根脚趾头全都夹紧,浑身不断痉挛,只感觉体内有无数道电流在窜行,渐渐地想不起任何事,一股胀麻要从体内泄出来,只能咬着唇,从喉咙深处用力发出愉悦的呻吟……

老大和那混混后来的行为只能用粗暴残忍来形容,他们毫无节制地捅动插进妈妈屁股的假阳具,害她两边大腿近乎抽筋,油亮诱人的胴体悬在空中扭动,张大嘴咿咿啊啊哀不成声,淫具进出的速度已超过娇弱女体所能负荷的程度,从阴道到子宫……都快熔化了。

然而就在炙热岩浆即将从体内喷出的刹那,他们却用力将湿漉漉的假男根从肉洞中拔出来。

“呃……呃……”妈妈翻着白眼、绷紧身体发出悲鸣,被吊开的腿无意识蹬动。这是飞机玩弄女人多年的绝招,在她毫无防备下,阴道和肛肠的充塞瞬间消失,快感非但没因抽插停止而中断,反而还更强烈地爆发开来,一股强烈的空虚化作吸力,内脏彷佛要从两处小洞被吸走,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尿水和粪便也随高潮一并失禁。

“报告飞机哥,她大便了耶!”喽罗不嫌脏的用手揩摸妈妈屁股,一张开都是黄糊糊的稀汁。

“嘿嘿……老王的那种药丸还真是有效,虽然这招让很多女人受不了,但被弄到连屎尿一起出来的,到现在为止你是第二位,在你之前的骚货是个雏妓,她也和你一样动不动就会失禁……”飞机抬高她的下巴,兴奋地说道。

“你……你说什么?那不是我的……”慢慢恢复神智的妈妈,惊慌地转过头避开混混沾满臭粪的手,她并不相信自己连大便都被玩出来,只记得刚刚高潮时脑海完全空白,一股舒服的酸麻泄出体外,至于泄出来的是些什么,她也不能肯定。

“不是你的是谁的?仔细看着!”混混操起一叠干净的卫生纸,先让她看清楚。

“你要做什么?不要!”妈妈羞愤难抑地摇着头,她知道这流氓想为她擦屁股,即使已经赤裸裸被弄成这种模样,但要一个陌生的男人为她擦屁股,少妇和母亲的矜持仍令她怎样也无法接受!

@@那混混可不理她,把那叠卫生纸折了折,塞进她股缝。

@@“不要……”妈妈羞恨地咬着唇紧闭双眸,眼泪漱漱滚落。

那个混混彷佛很喜欢她这种表情,故意慢慢揩擦她娇嫩的菊花蕾,来回了好几次才送到她面前,残忍地笑着说道:“看清楚了没有?这是擦过你屁股的卫生纸!”

面对湿黄黄的纸团、妈妈崩溃地哭了出来,虽然已经被玩弄到麻木,却怎么也无法面对在众人面前失禁的丑态。

“真让人兴奋啊……”飞机一双巨掌轻揉着妈妈的乳房,像称赞牲口般地说道。

@@“你放手……”妈妈颤声道。

飞机向我看了一眼,旁边的混混马上会意,踢了我一脚,问道:“告诉飞机哥,你妈妈的身体是不是很敏感,让男人随便弄弄就会大小便?”@@“我……我不知道!”我恨恨地说。

“他妈的,什么叫不知道?割了你的包皮看你知不知道!”混混勃然大怒喝道,我马上被另外四名混混押住手腿,一把冰冷锋利的刀片抵在我的大腿根部。

“不,不要……我说……”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割包皮,还以为是要把我的鸡鸡割掉,吓得大哭。“是……妈妈她……她的身体……很敏感……”妈妈一声轻叹。

@@“看吧!连你儿子都这样说你了,你还敢否认?明明就是个浪货……”飞机从身后紧紧搂着她,两张巨掌抓揉着她的乳房,手指还扭住奶头拧转。

妈妈渐渐陷入了痛苦和兴奋的交错状态,悬在空中的美丽肉体无法自制地蠕动,听到那老大的侮辱,只能凄婉地闭上泪眸。